月亮邮递员.

讨厌夏天 也厌恶冬天

念念不忘

-ooc都是我的
-第一次写


        01.

        早春的清晨还是夹带着一股入骨的寒冷,李希侃把自己的牛仔外套紧紧裹住,拉着行李箱看向了他生活了3年的那栋熟悉到在熟悉不过的公寓楼。无论是楼下一见到他就撒泼打滚求喂食的猫咪,还是会笑眯眯跟他打招呼的门房大爷,还是笑着准备给李希侃介绍对象的邻居大妈,都太熟悉了。熟悉到让李希侃想掉眼泪。
        李希侃走的时候,所有的东西连一个行李箱都没有装满,他就这么赖在毕雯珺这里3年,从大一到大三,从甜到发腻到歇斯底里。从这段感情开始出现矛盾,到两个人的不沟通不解释,再到李希侃收拾行李到离开,时间不过短短的一个月。
        这一个月时间,就干脆利落的否定了这段三年的感情。
        没有解释,没有挽留。
        李希侃去投奔灵超,之前两个人本来商量好要合宿的,结果李希侃对毕雯珺的一见钟情,干柴烈火到同居,灵超只好怨念的找了其他几个同系的同学合宿。
        李希侃坐在灵超的床上听着灵超吃着棒棒糖含糊的教训他:“我都说了,你不要傻了,人家哪能把你真的放在心上呢,说分手你就搬出来了啊,你是不是傻,白给人睡了三年。”
     “我吃他的穿他的用他的,感情分手我还得讹他一笔分手费啊,得了吧。”李希侃夺过灵超手里的棒棒糖给扔进了垃圾桶。
      “李希侃!!你想死啊!”灵超扑过去准备掐死李希侃。

       02.
     

       春天一天一天的近了,又到了万物复苏的时节。
       李希侃百无聊赖的趴在灵超的床上玩消消乐,看着灵超甜蜜蜜的和他男朋友讲电话,内心就一阵泛酸。手底下也不听使唤,随便点了两下就退了出来。
        手机壁纸还是毕雯珺,是大二艺术节的时候,毕雯珺被迫上台表演节目,他唱了首歌,李希侃那时候就在台下看他。照片是毕雯珺的迷妹拍好了传到学校论坛里去的,李希侃看到就保存下来了,偷偷设成壁纸。
        看着手机壁纸发了会呆,眼睛有点疼。
        分手之后,每天依然抬头不见低头见,都怪李希侃那时候真的以为自己和毕雯珺是一辈子,所有的课都选在一起。以前都是李希侃陪着毕雯珺坐在最前面,看着毕雯珺认真听课的侧脸发呆。
        现在李希侃坐在最后一排靠门的位置时刻准备着下课去食堂抢牛肉吃,毕竟李希侃也因为长得好看嘴巴又甜,每天都哄得食堂阿姨给他多打一点肉。
        毕雯珺万年不变的坐在第一排,坐的笔直,一看就是三好学生。
        李希侃摇了摇头准备趴着睡觉不去看他,希望不去看就能好过一点。
      “最后一排靠门的那位同学,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李希侃迷迷糊糊站起来,看着整个教室的人都向他看来,讲台上的教授正扶着讲桌盯着他,
       大屏幕上的ppt似乎在讲什么考古什么历史什么东西。李希侃对考古唯一的了解应该就是看过盗墓笔记吧。
        总之,李希侃压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教室里黑压压的坐着一片女生,想必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某个人而来的吧,李希侃心里不是滋味,正准备撇撇嘴说话,突然就有人站起来了。

        毕雯珺。

        他流畅的回答了这个诡异的问题,现场的各位都去看毕雯珺了,李希侃松了口气,教授语气不佳的叫他坐下。李希侃也睡不着了,就盯着毕雯珺的后脑勺发呆。是时候了李希侃,放弃吧。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03.
       

        毕雯珺有点后悔。粘人的小狐狸突然不见了,让他原本就极度匮乏的生活变得更加无趣,每天除了上课吃饭就是回家睡觉,回到那个原本是他们一起的家里,对毕雯珺来说简直是种煎熬。
        这个屋子里有太多的回忆。他们的回忆。李希侃走的时候把一切一对儿的东西都留了下来,只带走了他们的照片墙,上面所有的照片都被拿走了,只剩下一块光秃秃的墙,让毕雯珺看见就心烦,索性找了学美术的黄新淳给这片墙上随便画点东西。
      “真分手了?不哄哄?”黄新淳蹲在地上看那片空白的墙。
     “哄什么,惯出来的毛病,分手就分手,随他。”毕雯珺有点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你这死鸭子嘴硬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何必呢。”黄新淳开始考虑要画什么。心有一计,打发走了毕雯珺。
        毕雯珺再次看到这面墙的时候,内心一阵翻云覆雨。

        墙上面赫然是小王子和一只小狐狸,画的很简单。     

        毕雯珺想立刻马上把黄新淳叫回来揍一顿。想了想还是没有,反正这个房子里已经有足够多的李希侃了,多这一个也不多。
        毕雯珺开始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忙,和李希侃谈恋爱的这三年里,毕雯珺基本上不怎么参与那些社交生活,比如包夜开黑,比如酒吧撩妹。
      

        不是李希侃不准,是毕雯珺不想。没了李希侃,毕雯珺更不想。但是人已经跑了,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被逼疯就是被逼疯。

        04.
       

        发小兼同学的朱正廷见不得毕雯珺继续消沉下去,也觉得毕雯珺是时候接触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了,于是利落的在酒吧攒了个局准备带毕雯珺去见识一下新世界。
        结果。
  

        冤家路窄。
        李希侃看到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背影,差点被一口橙汁呛死,灵超顺着他的视线向他看的方向看去。在转过头来的时候表情难看到像是吃了一只死耗子。
        拍了拍李希侃的背以示安慰,然后似乎准备撸起袖子去给李希侃出口恶气,被李希侃利落的拉住了。“你打住啊,好聚好散是我说的,再说了人家几个人你打得过吗?你好好坐着等你男朋友来。”

       李希侃按住了灵超的肩膀,灵超被他按到肩膀都疼,看着他指关节都用力到发白,灵超突然没了脾气。

        在乎到要疯掉,还在硬撑啊,你怎么一直都这么坚强啊。

        05.

        李希侃觉得自己要疯掉了。
        毕雯珺在唱歌,站在酒吧最中间的台子上,唱的是最近特别火的歌。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
      “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
       毕雯珺知道他现在想要什么,李希侃想要什么。
       李希侃觉得自己可能要溺毙在这个眼神里了。
      李希侃觉得自己要清醒一下,拿起外套夺门而出,走走停停,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行色匆匆的路人。脑子里一片混乱,像是人生的走马灯一样,和毕雯珺一起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从脑海里走过。
 
        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呢?

        李希侃再次回过神来已经走到了他已经搬走了三个月的,曾经他和毕雯珺的家。
       站在楼下,远远地就看到了毕雯珺靠在健身器材旁边,手里拿着手机,亮光打在他的脸庞上,在漆黑一片的夜晚中,毕雯珺仿佛就是最亮的那颗星星。李希侃僵硬的走到了毕雯珺面前。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李希侃还没说话,毕雯珺先开口了。李希侃以为自己听错了,本来还想着自己服个软这个事就过去了。
      “啊?”
      “我不该生气,不该你说分手了我就答应,不该放你走,更不该晾了你三个月。”毕雯珺很认真的看着李希侃,把朱正廷教自己的招数全部抛到九重霄,只想让他的小狐狸不要再哭了。抱着李希侃揉他的头发,自己都差点掉了眼泪。
        李希侃不喜欢哭,分手之后也只是内心泛酸,眼圈红了一次又一次,除了床上,从来没在毕雯珺面前哭过。现在的眼泪却像坏了的水龙头,止也止不住。

    

       “应该我道歉才对,我,我不该提分手的。”
       “毕雯珺,我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乖,以后吵架再也不要提分手了好不好。”


     “你还唱体面,我以为真的,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只要你愿意,我永远,在这个路口等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评论(6)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