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邮递员.

讨厌夏天 也厌恶冬天

【彬廷】浮沉

---严重ooc

429了我还在磕学院!









滴,滴,滴。

分针指向了十二。

凌晨三点

黑夜张着血盆大口,一点一点吞噬掉朱正廷生活里的光芒。陆离光怪的世间,每个人都戴着独属于自己的一副面具,朱正廷也不例外。白天他是乐华的队长,是对每个人都温暖的笑着的仙子。

黑夜里的他,是卸下了所有的防备,睡觉只能窝在沙发上才能有安全感,漫长的黑夜还在一点一点折磨他最后的意志,逼着眼睛脑海里全部都是机场里推搡他大声咒骂他的身影,他只能尽量蜷缩,希望这黑夜可以快点过去。

朱正廷的睁开了眼睛,面前巨大的液晶屏上印出他精致的侧脸,漂亮的眼睛空洞洞的,盯着天花板,在朱正廷的眼里,天花板正挥舞着尖锐的爪子,折磨他。

能熬过这最后的几个小时吗。

朱正廷赤脚下了沙发,去厨房倒水,水流动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楚。

墙上挂着的时钟正在毫不留情的走着。

就着凉水朱正廷吞下安眠药,无力的躺回了沙发上。

喝了安眠药睡的也并不安稳,在朱正廷的梦中,有举着摄影机和话筒拼命问他潜规则是不是真的的记者,有大声咒骂他让他去死的练习生的粉丝,还有冷漠的逆着光看着他说你真恶心的,他的弟弟们

他如同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一样,只会在原地转圈圈摇尾巴,在聚光灯下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

娱乐圈潜规则,是暴露在聚光灯下的秘密。

可朱正廷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全凭自己一步一步爬上来,可偏偏在这个他即将开始自己全球巡演的节骨眼上,几张朱正廷和某片导演极其暧昧的照片被爆了出来。

朱正廷知道是为什么,不过就是商界大佬频频向他抛出橄榄枝而他原封不动的退还回去了而已。

朱正廷在噩梦的纠缠中睡的并不深,密码锁响起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汗水打湿了额前的头发,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脸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

黄明昊进了房间把早餐放在朱正廷面前的茶几上,在黄明昊看到朱正廷这幅狼狈的模样之前他已经先一步进了浴室。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掩盖了朱正廷的哭声,黄明昊不知情的敲了敲浴室的门,用软软的声音说:“哥,早餐放在桌子上了,我要去赶通告了,要记得按时吃饭哦。”

黄明昊的路比朱正廷走的顺当多了,年纪小又机灵的温州人,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之后又大大方方的和自己的爱人出了柜,在祝福大于批判中事业再高一层。

朱正廷挺羡慕黄明昊的。

打心底里羡慕。

羡慕他就算受尽了委屈还可以转身就扑进范丞丞的怀里,羡慕那个傻里傻气的山东小少爷动用了自己一切关系给黄明昊一条坦荡的大路,羡慕黄明昊可以在镜头前大大方方展现自己全部的模样。

也不知道冲了多久的冷水,朱正廷才披着浴袍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看着桌上已经失去热度的小笼包,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毫不客气的把包子扔进垃圾桶里,一只手擦着头发另一只手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

微博早就被卸载了,手机上只有几款单机游戏和微信,看着微信右上角的99+,愣了一下,修长的手指点开许久未进的微信。

大多数都是好友的安慰和鼓励,正滑着屏幕突然来了一条新消息。

备注是坤坤。

蔡徐坤发来了几条语音。

“正廷,你还好吗,我在山里拍戏,刚才知道你的事情。”

“啊很抱歉不在你身边,但我相信你。”

“等我忙完了我们聚一聚吧。”

朱正廷心剧烈的运动了一下,看了一眼巨大的落地窗外的蓝天。今天北京出奇的晴朗,阳光从落地窗里洒进来,地上亮晶晶的。

朱正廷点开最后一条消息。

“对了,郑锐彬要回来了。”

朱正廷手一抖手机差点飞出去。


郑锐彬下了飞机是凌晨两点,飞机晚点了近十个小时,没想到机场里还有几个哈欠连天的小姑娘聚在一起等他,见他出来一窝蜂围上来,郑锐彬疲惫不堪,但看到有粉丝依然露出了有点傻气的微笑,拖着行李箱听她们说话。

“哥哥,我们都在等你呢嘿嘿,其实今天人挺多呢,但是晚点太多啦,大家都回去了……”

“没关系的,你们还能来我就很开心了。”郑锐彬笑着说。

“那哥哥回来接下来的安排是什么呢,要演戏还是唱歌。”小姑娘兴奋的问。

“应该都会有吧。”

“那真的很期待了。”

几个小姑娘叽叽喳喳走了一路,咔嚓咔嚓的相机声响起,郑锐彬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四年前,那些环绕着他的尖叫与鲜花。

郑锐彬和朱正廷的认识源于一档选秀节目,而那档节目对于朱正廷和郑锐彬来说,改变他们两个命运的节目。

郑锐彬笑着和满眼泪水的粉丝们说了再见之后上了公司来接他的车,掏出手机匆匆开机,车里放着李宗盛撕心裂肺的情歌,郑锐彬觉得自己就像那歌里的主人公。






郑锐彬和朱正廷感情的开始是偶然,也是必然。

强者注定惺惺相惜。

郑锐彬在厕所堵到吞云吐雾的朱正廷时也不意外,朱正廷叼着烟靠在墙上,在烟雾之中朱正廷精致的脸庞让郑锐彬失了神,在反应过来之后他已经掐灭了朱正廷手里的烟亲了上去。

朱正廷被郑锐彬压在墙上毫无章法的亲吻,背后的瓷砖丝丝冒着冷气,冷到朱正廷骨子里。

那段禁忌的爱恋似乎成为了廊坊大厂最见不得人的故事,朱正廷和郑锐彬就算见面也只匆匆擦肩,尽量装不熟,郑锐彬每次看到朱正廷流连于人群中是都只能暗自不愤,然后找个机会加倍讨回来。

朱正廷和郑锐彬在没有摄像机的储物间里接了一个湿漉漉的吻,在黑暗中郑锐彬紧紧搂着朱正廷,看着朱正廷黑漆漆的眼睛。




已经凌晨两点了,也已经,临近分别了。

“我想去全时。”

“饿了?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没睡可以陪你去,要不我去买回来。”

“我的意思是,你和我,一起去。”

这大概是朱正廷和郑锐彬做过最疯狂的事。

凌晨两点的全时,郑锐彬裹着衬衣站在全时门口等朱正廷。

分别来的很快,朱正廷最终站上了万众瞩目的出道位,郑锐彬那天带了眼镜,笑着为朱正廷鼓掌,看着他站在三角形之中,从心里为他高兴。



看着他冲进队友怀里,安慰淘汰的练习生。最后郑锐彬走过去,朱正廷一只手揽着他,他凑到那人耳边说:“就算现在不在一起,以后我也会跟你站在一样大的舞台上和你相遇的。”

朱正廷愣了愣,然后眨眨眼睛笑了:“我等你。”






朱正廷的行程安排的满满当当,就连郑锐彬的微信有时候都回不了,郑锐彬也回到了学校继续他的学业,同时公司也趁热打铁接了剧本准备让他演戏。

郑锐彬第一次演戏就是男一号,是很讨喜的古偶剧,科班出生自带热度,加上女主角也是炙手可热的小花,郑锐彬一炮而红。

朱正廷和郑锐彬,什么时候走到了十字路口呢。

郑锐彬和当红小花爆出同居新闻,郑锐彬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分明是聚会一起从导演家出来,那小姑娘喝多了酒故意靠在郑锐彬身上,郑锐彬就觉得不太对劲,但还是没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推开。



朱正廷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正准备给郑锐彬一个惊喜,准备坐上回北京的飞机。

“不回去了,回训练室吧。”

“啊?”

“我说,我不去北京了,回去吧,机票退了吧。”

小助理摸不着头脑,只得驱车返回,当天夜里朱正廷打通了郑锐彬的电话平静的说了分手。

“我们分手吧,郑锐彬。”

“正正,你听我解释……”朱正廷差点笑出声,这是什么情深深雨蒙蒙的催泪桥段吗。

“没什么好听的,我玩腻了。不是因为你和那个女的。”

“玩腻了...朱正廷,你他妈……”

“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能对一个男人动心吧。”

那天朱正廷挂掉电话,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休息室里,心里难过的快要死掉了,指甲陷进手掌里,留下点点血迹,可是偏偏没有一丁点眼泪。

那时朱正廷,已经失眠将近一个多月了。

“彬哥要去国外深造了诶,他现在顶级流量啊。”朱正廷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他在化妆室隐约听到黄明昊跟范丞丞聊天的声音,这时他正闭着眼睛,软软的刷子在他脸上滑来滑去。

“他一直都是一个有想法的人啊,你别说话了……”范丞丞瞄了一眼坐在椅子上背挺的笔直的朱正廷。那人的侧脸一如既往的毫无瑕疵,对化妆师露出的笑容也温柔无害。

黄明昊看了一眼朱正廷的背影,也识相的闭上了嘴冲着范丞丞甜甜的笑了一下。

叮。

朱正廷伸手去拿微波炉里的热牛奶,被滚烫的玻璃杯烫到了,杯子砸到了地上,滚烫的牛奶洒在脚背上。

朱正廷倒吸了一口气,一蹦一跳的冲进浴室打开花洒。冲够了然后蹦到沙发上抽出医药箱找烫伤膏。烫伤膏抹在脚背上凉凉的,朱正廷的手机突然响了,那熟悉的铃声让朱正廷的动作又一愣。

一曲毕,而电话那头的人好不死心又打了一次,朱正廷手忙脚乱的去摸手机,想关机,看到亮起的手机屏幕上那个熟悉的名字,心又猛烈的抽搐了一下,当机立断的动作超越了大脑点了接听。

“喂。正正。”

“你在哪里。”

“我回来了。”

朱正廷按了挂断,然后把手机扔进了面前的水杯里。电话铃声不死心的又响了几次,最后亮起来的屏幕暗下去,就像朱正廷的生活一样,再也灰暗无光。







又到了晚上。

朱正廷恐惧的黑夜。

又来到了地狱,要接受一场试炼。







朱正廷受着抑郁症的折磨,这件事除了经纪人只有范丞丞一个人知道,知道的原因就是范丞丞代替黄明昊给朱正廷带早饭,见到了躺在浴缸里给自己放血的朱正廷。

朱正廷脸色苍白的靠在浴缸上,带血的美工刀丢在旁边,一缸水正在慢慢变红,衬托出朱正廷越发白皙的皮肤,棕发乖顺的搭在额前。范丞丞扔了早饭,带朱正廷去了私人医院。

重度抑郁。

“是你啊,我还在想我这样肯定要把昊昊吓死了。”

“哥,哥,你不要……”范丞丞握着朱正廷的另一只手,把脸埋在他的手上,朱正廷感受到了温热的液体,另一只手完全动不了,只能轻声安慰范丞丞。

所以当范丞丞接到郑锐彬的电话的时候心里浮现的恐慌让他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北京,可是他不能,他忙不迭休的把朱正廷的住址和密码都告诉了郑锐彬让他赶紧去找朱正廷。

“彬哥,其实他已经得了重度抑郁,没有人知道,我知道还是因为他有一次自杀让我撞见了,这次的事情队长真的是清白的,他,他是一个那么骄傲的人,拜托你了,你去看看他吧。他真的很喜欢才对,我都看到过他在微博上搜你的消息,看你之前演的电视剧。你....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

范丞丞在深山里拍戏,信号不好,话传到郑锐彬耳朵里断断续续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狠狠地在郑锐彬心上开枪。

朱正廷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眼前的画面,北京的夜晚依旧热闹,无数高楼大厦树立,暧昧的霓虹灯刺痛了朱正廷的双眼。





为什么

这么大的世界,偏偏容不下我呢。









身后的密码锁突然响起来,郑锐彬冲向了站在窗前的朱正廷,揽住朱正廷的烟靠在他耳边喘粗气,电梯不知道怎么了,几乎每一层都要停一下,郑锐彬急得浑身冷汗,看着安全通道四个字就冲了进去,朱正廷偏偏住在高层,连着爬了几十层楼已经突破了郑锐彬的人体极限,按密码的手都在抖。

朱正廷纤细的身影在月光显得更加高洁,就像天使一样,可是他的天使受伤了,翅膀被残忍的折断,洁白无瑕的脸庞上也沾满了点点血污,伸出了回到他应该去的地方的脚。

郑锐彬紧紧抱住朱正廷,双腿软的几乎站不住,仿佛朱正廷就是他唯一的依靠,嘴里还喃喃念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朱正廷转身想挣脱郑锐彬的束缚,奈何那人抱的实在太紧了,推也推不开。

“我来晚了。对不起,我以为当我有能力与你并肩的时候我就能堂堂正正的站在你的面前了,真的对不起,你遭受这一切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我....我,正廷,我....”郑锐彬的眼泪掉进朱正廷的衣服领子,掉在他细腻的皮肤上一阵滚烫,朱正廷僵硬的抬起手摸上了他的后脖子,下一刻就被郑锐彬吻住了。

时间好像一下回到了六年前的廊坊。

回到了那个他们都还肆无忌惮挥洒汗水的年纪,他们三五聚集,扎着小辫子,也不化妆,打打闹闹的到全时买零食。他们穿着睡衣,自以为很酷的在走廊上走秀。他们敷着面膜,裹着羽绒服冲到练习室练习。

以及隐藏在摄像头下的牵手,拥抱,亲吻。

朱正廷在比赛途中也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网络暴力,那时的他还不懂为什么,那时的他还会因为黑粉的一句话掉眼泪。

在他怀疑自己的时候,郑锐彬,就像是溺水的人在濒临死亡时最后的一块浮木。

他和郑锐彬那些见不得天日的暧昧,都是朱正廷的精神支柱。

而他亲手扔掉了他唯一的解药。

他以为郑锐彬会回来的,他觉得郑锐彬一定会回来的。

郑锐彬的离开,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还好。

还好。

守护天使的勇士终于赶到。

郑锐彬搂着朱正廷躺在床上,这也是朱正廷将近两年来第一次睡床,床单是打扫的阿姨新换的,闻着还有一点阳光的味道。朱正廷被郑锐彬按在怀里,听着郑锐彬跟他讲四年的深造经历,一只手拍着朱正廷的背,另一只手扣着朱正廷的右手。

不可避免的摸到了那个伤疤,朱正廷那一刀狠下心要死,割的很深,伤疤看起来也狰狞又可怖,郑锐彬握着他的手腕拉到唇边在上面亲了亲,又捧着朱正廷的脸亲了亲他的眼角。

“睡吧。”


朱正廷在郑锐彬的怀里睡着了,郑锐彬揉着他的头发,温暖的大手拍着他的背,轻轻的哼着歌,这所有的一切,都比安眠药好用多了。

一夜无梦。

后来,朱正廷看着系着围裙忙上忙下的郑锐彬,撑着头坐在餐桌边撒娇:“我饿死了!”

郑锐彬笑着他:“就好啦。”

天使没有了翅膀不能飞翔。

那勇士就会成为他最坚实的后盾。

爱是一生的磨难。

不爱是一生的遗憾。

张爱玲

评论(16)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