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邮递员.

随时跑路

【毕侃彬廷】图谋不轨

*

毕侃彬廷

两对竹马互相看对眼的故事

ooc是我的

正经文学好累啊,我还是适合智障文学

五月到了,夏天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了这片大地,和煦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洒落下来,成了点点金色的光斑。

天气开始变得闷热起来,高一(2)班的教室里,钟表的滴答声和风扇的嗡嗡声伴随着物理老师带有口音的讲话声,李希侃头枕在胳膊上,肆无忌惮的闭上了眼睛。

“小侃,听课。”同桌兼发小的郑锐彬用胳膊碰了碰李希侃的胳膊。

“别闹,物理听不懂,昨天熬夜玩游戏来着,老师过来喊我。”李希侃挪了挪脑袋,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郑锐彬和李希侃的母亲是大学同学兼好朋友,一起结婚一起生子,约定好孩子出生后如果是一男一女便结下娃娃亲,结果事与愿违,两个人都是男生。

于是李希侃和郑锐彬一起长大,郑锐彬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优异,长相出众,为人善良又谦和有礼,但是李希侃知道无论郑锐彬怎么伪装,正如他名字一样的锐气,骄傲都无法被泯灭。

李希侃和郑锐彬是完全的对立面,打小不太喜欢学习,嘴里嚷嚷着要与众不同,在郑锐彬看来就是一个中二少年,由于打架很厉害被人熟知这样的事情也真的不光荣。但是无论李希侃装作多么的放荡不羁,也掩盖不了他这个人内心的柔软和本质的胆小。四中的扛把子怕狗,家里还养着两只小奶猫,说出去李希侃就不用混了。

两个人彼此看对方都不顺眼,李希侃觉得郑锐彬虚伪,郑锐彬觉得李希侃吊儿郎当。

事情的改变是从郑锐彬初三的一次,由于郑锐彬是班长,被几个不良少年认为是老师的“走狗”,自以为惩恶扬善的堵在放学路上,然后扯着书包被推进小巷子里。

李希侃第一次见到郑锐彬灰头土脸的样子被推到在地,可是眼神依然充满着轻蔑,李希侃本想拍拍屁股走人,走了两步受不了良心的指责,把书包挂在自行车,戴上卫衣帽子走进了幽暗的小巷子里。

郑锐彬其实有点被李希侃吓到了,他一直以为李希侃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而已,结果当他三两下从一个比他高一个多头的壮汉手里抢过棒球棍顺便给他撩翻的时候内心是惊讶的。

“还打吗?”李希侃把棒球棍架在肩膀上,虽然一个人打一群但也只受了很轻微的擦伤,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不良少年们现在都躺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我是李希侃,不服还能接着打。”李希侃把球棍扔了出去,可怜的球棍砸在墙上然后又重重的自由落体,李希侃看了看郑锐彬,然后扬了扬头。

那时落日余晖,照在李希侃的侧脸上,郑锐彬有一瞬间的失神。

“呀,我救了你,你要怎么感谢我。”李希侃和郑锐彬走在回家的路上,李希侃推着车嘴里还吃着草莓味的棒棒糖,郑锐彬依旧戴着一副金框眼镜,低着头向前走。

“我帮你补课吧,不收费带你上一中。”郑锐彬抬起头对着李希侃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虽然没能考上一中但是由于李希侃学习跳舞郑锐彬学习声乐所以两个人一起报考了艺高四中,依旧分在同一个班。

“李希侃!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头发稀疏但是眼睛炯炯有神的物理老师死死盯着李希侃。

李希侃睡眼朦胧的站起来,看着黑板上他不认识也不认识他的题目,郑锐彬在下面小声提问,李希侃刚睡醒,脑子也不清楚没听清郑锐彬说什么就又小声的问了句你说什么。

“郑锐彬,你说。”

郑锐彬站起来流畅的回答了问题,然后物理老师一挑眉:“看来你俩关系挺好的啊,那你俩就一起出去站着吧。”

“靠,你刚说什么我都没听来。”

“怪我了你还,我都陪着你站这里了。”

“我想让你陪啊?你哪儿去了去。”

“我帮你你还怪我了?白眼狼。”

“你说谁白眼狼呢你?”

……

坐在门口的余明君同学捂住了耳朵,表示不想听小学生吵架。

艺高是早上上学下午训练,李希侃照例迟到了半小时进了舞蹈教室,老师刚开始还会揪住他惩罚他,后来发现他无论怎么加罚永远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继续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李希侃进了教室之后发现难得老师没有来,班长带着大家在做准备活动,李希侃也就跟着开始拉伸,又过了十几分钟老师才推门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陌生的少年。

来人的脸庞清秀帅气,李希侃感觉那人身上莫名散发着仙气,个子180+,身材清秀,李希侃已经可以预测到这人以后被围观的生活。

“大家好,我是朱正廷,从一中转来的。”

李希侃有点摸不着头脑,一中的为什么要来艺高?疯了吗,而四中和别的艺高不同的是,无论是舞蹈,声乐还是美术专业,都被明确的划分为A.B.C.D.F五个等级,朱正廷一转学来又是一中又是A班,确实厉害。

训练结束已经7.了,李希侃被朱正廷善良的微笑留了下来帮他加练,一个下午的练习让天生自来熟的李希侃和自带亲和力的朱正廷混成了好朋友,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互加了微信好友之后李希侃才记起来还有郑锐彬这么个人在等他一起回家吃饭。

“李希侃!”

“我请你吃菠萝冰啦,这不是认识了新同学嘛。这是朱正廷。正廷,这是郑锐彬。”

“你好,我是朱正廷。”

“郑锐彬。”

“希侃,我突然想起来我朋友在等我,我先……”

“你还记得我这个人啊?”李希侃觉得这个声音直戳心窝,然后转身,这张脸也直戳心窝。

“雯珺!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啊啊,对了,这是我的新朋友,李希侃,这是李希侃的朋友郑锐彬。”

“哈喽,我是李希侃。”

“我是毕雯珺。”

李希侃回家路上格外亢奋,给郑锐彬买菠萝冰的时候也豪气的要了大份,郑锐彬觉得李希侃额外反常,就把他拦在小区门口问他怎么了。

“彬彬,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郑锐彬吃冰咬着了舌头,然后被一口实打实的菠萝冰呛得满脸通红。

“你别闹了,你对谁一见钟情了?朱正廷?”

“屁,朱正廷不是我的类型好吗,今天下午的那个,毕,毕,什么珺来着?”李希侃死活记不起来毕雯珺笑着对他说过的那句话了,只记得我毕雯珺眼角的那颗泪痣,就像李希侃心口的朱砂痣一样。

“毕雯珺。今天下午他也到我们班里来了,个子高长得也帅声音也好听,就是对谁都冷冷淡淡的,嗯....他可是男的!”郑锐彬说着说着觉得不对劲,睁着眼睛瞪着李希侃。

“这都什么年代了!同性也有真爱,真爱不分性别。”李希侃从郑锐彬手上抢过菠萝冰,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大口,降一降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

郑锐彬以为李希侃是闹着玩的,结果李希侃认真的开始追毕雯珺了,威逼利诱朱正廷说出毕雯珺所有的喜好和厌恶的东西,然后摸清楚毕雯珺的上下学时间。

早餐零食没少送,课也不逃了,毕雯珺打球他就去送水,毕雯珺玩悠悠球他就鼓掌。

架也不打了,留下一帮小弟们嘤嘤嘤。

郑锐彬头疼,重色轻友的家伙。







“嗨,我们一起走嘛,我怕我打扰了他俩。”朱正廷也深受其害,于是他麻利的找了和他同病相怜的郑锐彬。

于是就从“李希侃郑锐彬”和“朱正廷毕雯珺”变成了“李希侃毕雯珺”和“朱正廷郑锐彬”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夏天过去,另一个夏天又来了,李希侃跟着毕雯珺选了文科班,朱正廷却被郑锐彬忽悠去了理科班。

李希侃带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和所有温柔扑向了毕雯珺,毕雯珺也照单全收,同时也会适当的回馈给李希侃一些,李希侃和毕雯珺的关系卡在兄弟以上,恋爱未满的地方的同时。




朱正廷和郑锐彬的关系突飞猛进。

也太突飞猛进了。


朱正廷从郑锐彬怀里爬起来的时候,只差尖叫一声然后摇醒郑锐彬问他昨天发生了什么,昨天是郑锐彬生日,叫了一伙朋友吃吃喝喝,李希侃为了陪毕雯珺参加作文竞赛,错过了郑锐彬的生日,也是郑锐彬活了这18年来最重要的一个生日。

小狐狸在电话里快要急哭了,只能不停的给郑锐彬道歉,郑锐彬只淡淡的说了没关系就挂了电话。

朱正廷知道郑锐彬有多难过,但他不知道自己要以怎样的身份去安慰他。毕竟,和他一起长大的是李希侃不是朱正廷。

李希侃没有追上毕雯珺。

朱正廷却喜欢上了郑锐彬。

朱正廷被郑锐彬压在床上亲的时候酒醒了大半,看着郑锐彬眼眶红红的样子也舍不得推开他,闭着眼睛就当酒后乱x了,反正也不会掉块肉。

朱正廷被进入的时候疼的眼泪啪嗒啪嗒掉,搂着郑锐彬的脖子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郑锐彬托着他的后脑勺吻着他的唇安慰他。

“....醒了?”郑锐彬醒来的时候朱正廷已经洗过了澡裹着他的衬衣在吹头发,由于宿醉引起的头疼让他整个人都还懵懵的。

“..昨天?”

“你要是说你不记得了我就把你扔进黄浦江。”朱正廷放下吹风机露出一个不是很友好的微笑。

“..我,对不起,我会对你负责的。”郑锐彬虽然学习好但是感情方面一窍不通,干净的像一张白纸。但是无论喝的多醉他都记得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揉着头发半天憋出来一句。

“你喜欢我吗?”朱正廷愣了愣,然后笑着问。

“我....”

“那我们来测试一样,我给你两样东西,回答你喜欢哪一项,不能超过三秒,开始。”

“苹果和香蕉。”

“苹果。”

“猫和狗。”

“猫。”

“唱歌和跳舞。”

“唱歌。”

“李希侃和朱正廷。”

“……。”

“你选不出来吧,没关系的,你不喜欢我我早就知道的,你成人礼我也没什么礼物送给你,那昨天的事情就当送你一个礼物吧,反正你也没吃亏。”

“.....我,对不起。”

朱正廷穿好自己的衣服,也没有在抬头看一眼郑锐彬,眼泪蓄满眼眶,逃一般的跑出了郑锐彬的家门。

朱正廷和郑锐彬认识一年时间,刚开始两个人都不太熟,小心翼翼的相处着,郑锐彬总是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朱正廷也一样带着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具,但相处久了两个人才发现彼此之间的合到要命,明明认识不久却像多年的老朋友。

朱正廷会沦陷无非就是因为郑锐彬的优秀,强者必定惺惺相惜,郑锐彬又是一个温柔细心的人,所有的细节都直戳朱正廷的心窝。

那天朱正廷走了之后郑锐彬一个人坐在床上想刚才朱正廷提出的问题。

“李希侃还是朱正廷。”

在郑锐彬生活的前17年里,郑锐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喊出李希侃的名字,但偏偏在他十八岁的第二天,他张开嘴犹豫了。

这件事被李希侃知道了肯定要被骂白眼狼,但他一想到朱正廷仓皇而逃的背景心就抽着疼。郑锐彬给朱正廷发微信问他到家了吗,得到的就只有一个冷淡的嗯字,郑锐彬没由来的心慌。

“你还好吗。”

朱正廷握着手机泪流满面,好你妈个大头鬼,由于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加上昨天上面的那位还是个醉鬼,朱正廷躺在床上头疼肚子疼屁股疼。忍着想顺着网线爬过去揍郑锐彬的冲动咬牙切齿的发了没事两个字。

朱正廷不知道要找谁说这件事,关系最好的毕雯珺偏偏还在回来的火车上,握着手机给毕雯珺发了条消息“我好像快死了,你回来记得来给我收尸。”

之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毕雯珺收到微信之后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进李希侃的方便面碗里,李希侃看着毕雯珺铁青的脸色连忙凑过去看他屏幕。然后一边掏手机打电话给郑锐彬一边安抚即将暴走的东北人。

“郑锐彬!你去看看朱正廷,他好像生病了没人照顾他,快点去,地址我让雯珺发给你。”

“我马上去。”

李希侃让毕雯珺把朱正廷家地址和备用钥匙的地方告诉了郑锐彬,然后安慰毕雯珺会没事的。

毕雯珺和朱正廷也是从小一起长大。

不同的是他们两个人是在同一所福利院长大的,虽然经历了不那么完美的童年,但幸好两个人又各自找到了一个圆满和谐的家庭,毕雯珺冷淡的性格跟他成长的经历有关,并不是真的冷淡而是对于所有外界的人和事呈一种自我防御的状态而已。

李希侃是个话痨,自己一个人都能说个一天一夜,毕雯珺不喜欢说话,别人说十句他回一句嗯。

两个人天差地别,却又情理之中的合适。

李希侃虽然嘴上嚷嚷着我一定要追到毕雯珺,但是这话在毕雯珺面前却一次都没有说过,李希侃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这一段有一点出格的关系。

渐渐熟了之后,李希侃发现毕雯珺其实也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大男孩,会捉弄他,和他开玩笑,和他一起打游戏,看电影。

李希侃还记得那个晚上,他在毕雯珺家晚到很晚于是就住了下来,躺在毕雯珺身边心脏怦怦直跳,也睡不着觉,吧啦手机出来玩,玩了一会,就感觉有条腿压了过来,睡梦中的毕雯珺长胳膊搂着李希侃,用腿把李希侃勾进自己怀里满意的砸吧了砸吧嘴,李希侃僵硬的看着毕雯珺近在咫尺的嘴唇。

轻轻的凑上去啄了一下,然后就把毕雯珺当了大型抱枕靠着闭上了眼睛。

后果就是李希侃第二天顶着个黑眼圈在毕雯珺歉意的眼神中醒了过来。

“对不起啊,我习惯了睡觉抱东西。”

“没事,我只是有一点认床。”

认床你个大头鬼。

郑锐彬匆匆赶到朱正廷家里的时候还给他带了粥,敲门没人开之后拿了备用钥匙进了朱正廷家,朱正廷家人一起去国外旅游,家里只留了他一个人和每天中午做饭的阿姨。

郑锐彬推开朱正廷的房门看见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朱正廷,心跳都快停了,冲上去摸他的脸,朱正廷整个人烧的像颗火球一样,感受到郑锐彬冰凉的手就用脸去蹭他的掌心。

“正正!你发烧了,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去!我不想打针...”朱正廷嘟着嘴,用软软的声音说。

“乖,你太烫了。”

郑锐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朱正廷带进了医院,检查完之后挂上水,年轻的医生取下口罩,严肃的对郑锐彬说:“年轻人,我懂的,克制一样,做好措施。”郑锐彬被说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拿过单子鞠躬说谢谢,取了药交了钱就进了朱正廷的病房。

朱正廷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经过了实习护士不靠谱的扎了三针之后,朱正廷只能生无可恋的盯着天花板看。

“还烧不烧了,你饿不饿。”

“烧,饿。”

“我去给你买点吃的东西。”

朱正廷伸手拉住郑锐彬的胳膊。

“别走。”

郑锐彬扣住朱正廷的手:“没事,我不走。”

火车上人很多,声音嘈杂,李希侃和毕雯珺坐了软卧依然能听到外面小孩子的哭声和乘务员的叫卖声,毕雯珺揉了揉太阳取下眼镜看向窗外。

李希侃跟郑锐彬了解完朱正廷的现状连忙向毕雯珺报告,李希侃没敢跟毕雯珺说郑锐彬把朱正廷睡了这件事情,只敢跟他说朱正廷发烧了现在在医院。

毕雯珺嗯了一声。

李希侃知道毕雯珺不高兴了。

也没接茬,内心的苦涩蔓延到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心里酸溜溜的,只好对着郑锐彬出气

“毕雯珺要是知道你把朱正廷睡了,我就先给你准备棺材板。”

“我喜欢朱正廷。”

“???”

“我想明白了,我要表白了。”

“郑锐彬你清醒一点。”

郑锐彬放下手机,然后用两只手握住朱正廷没有打针的那只手。

“想不想听我的答案了。”

“已经过了三秒钟了。”

“你的喜欢已经超过两分钟了,不能撤回了。”

“...想”

“朱正廷。”

“?”

“我选朱正廷,我喜欢你。我之所以会犹豫是因为我的人生有17年里都存在着李希侃,并且如果你问一年前的我这个问题,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李希侃。可是啊,我和你认识一年,就已经开始在你俩之间犹豫了。”

“我其实只有学习好,别的事请一窍不通,对不起啊,让你等了这么久,而我现在才来。”

“没关系,我对你的喜欢已经超过两分钟了,我不会撤回了。”






李希侃下了火车,就和毕雯珺说了拜拜,然后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家。

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看的李希侃心烦拿起来就看到郑锐彬的对话框不停的闪烁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脱单了。”

“我比你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机会请你吃饭,你也算我半个红娘。”

“哈你妈个大头鬼,也就是朱正廷好骗才会跟你在一起。”李希侃虽然嘴上这么一说,心里还是挺为郑锐彬高兴的。但一想起毕雯珺对他不冷不淡的态度李希侃就像瘪了气的气球一样,窝进车座里,继续跟郑锐彬发消息。

“我好累啊,我不想追了。”

“嗯?”

“毕雯珺啊,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喜欢我。”

“你为什么不告白啊。”

“我...不敢,万一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呢?”

“要不你也试一下酒后乱x?”

“滚。”

李希侃下了车就觉得有人跟着他,拉着行李箱低着头走了一段距离,看了看四周没什么人了,果不其然十几个穿着打扮fzl,头发发色smt的人围了上来。

李希侃正愁有气没地儿撒呢,就有人上赶着送人头。

手脚利索的抢了离他最近的人的武器,还是棒球棍用起来顺手。

“哟,你出现了?我以为你想当缩头乌龟呢。”为首的白毛叼着一根呛人的烟靠近李希侃,李希侃利落的一脚踹上他的腰窝,然后手里的棍子落在他的膝盖上,白毛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李希侃还没有开口,就听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毕雯珺还拖着行李箱,在他看来就是这一伙人欺负李希侃一个人。而李希侃又手无缚鸡之力。

毕雯珺挡在李希侃面前,李希侃嘴角不住的上扬,握着棒球棍的手微微泛红,轻轻踮起脚尖抱住毕雯珺的腰凑到他耳边说:“我很厉害的哦,一棒一个小朋友哦,等我打完我有事情告诉你。”

说罢就把毕雯珺护在身后。

毕雯珺觉得李希侃这个人,人不可貌相,一棒一个小朋友也真的不是开玩笑的,不到二十分钟,眼前站着的就只有李希侃一个人了。

指节受了擦伤,血顺着指尖滴下来,脸上挨了一拳是被偷袭的,李希侃扔掉棒球棍,还微微有点喘,一步一步走向毕雯珺。

“我喜欢你,毕雯珺。”

“从一开始就是,我压根不想和你当什么狗屁好朋友,从一开始我就对你图谋不轨。”

“郑锐彬和朱正廷在一起了。”

“他把我竹马抢跑了。”

“那他得陪我一个才行。”

“我也喜欢你,李希侃。”

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呢?

这是个问题。

评论(12)

热度(433)

  1. 北京烤鸭爱好者月亮邮递员.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好看好看作业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