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邮递员.

随时跑路

超级富贵‖彼得潘综合症

*陈立农×黄明昊

没开起来的车有一点点

我有一点喜欢超级富贵

明星攻×金主受

微微狗血替身梗一点点











彼得·潘综合症的患者多是青年人,他们害怕面对现实世界的激烈竞争,渴望回到儿童世界,依赖他人,畏惧承担责任。





陈立农擦着汗,脸上一直保持着完美的微笑被好好收起来,笑的脸都有点僵硬,让工作人员取下设备之后又勾起嘴角扯起一个完美的微笑对着工作人员道谢。

经纪人把手机塞进陈立农手里,然后推着他进去把舞台服装换了,把衣服塞给陈立农之后经纪人靠在换衣间的门上嘱咐陈立农:“一会小少爷来接你,你也不要太抵触老不给人家好脸色看了,伺候好一点,你不是一直想演戏吗,能给你捞到好资源的。”



陈立农把衣服胡乱套在身上,然后阴沉着脸推开门走出来,手机上一闪一闪的提示灯晃的他有点心烦,消息框里清一色同一个人的消息。

“农农,我下飞机了。”

“我一会去接你。”

“我好想你啊。”

“你还没有结束吗。”




陈立农联系人不知道被谁改成了昊昊,皱了皱眉头伸手改了备注“姓黄的暴发户”






从后台出来就看到熟悉的奥迪停在停车场,车的主人穿着宽大的白t和破洞牛仔裤,靠在车门上玩手机,陈立农把怀里的经纪人塞过来的包挎在肩上,向经纪人笑了一下,说:“哥你不要担心了,我,会,好,好,伺,候他的。”

经纪人莫名感觉到背后一凉。



陈立农向黄明昊走去,黄明昊卡在开心消消乐的某一关实在过不去,在停车场等了一个多小时精力瓶用光了就充钱,陈立农走到黄明昊面前抢过他的手机,凑到他面前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嘴角就上了主驾驶。

黄明昊的脸以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嘴里念叨着:“陈立农你干嘛啊,我的消消乐。”然后傻乐着上了副驾驶。



经纪人看到这幅画面安心了一点。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陈立农发动了汽车,然后看着黄明昊傻坐着,就侧身过去帮他系安全带,黄明昊闻到了陈立农身上浓厚的脂粉唯和本身就属于他的薄荷味。

“啊,我有点饿,下飞机就直接过来等你了。”黄明昊摸了摸肚子,歪着头说。

“那我们回酒店点餐吧。”

“好。”

回酒店的路上一直都是黄明昊再说陈立农在听,看着黄明昊手舞足蹈的说着他在欧洲那边干了什么,陈立农就时不时插一句嘴或者笑一会。

“你想不想我。”

“嗯?”

“你想我吗,陈立农。”

陈立农被问的懵了一下,恰好遇上一个红灯,陈立农一边松油门拆刹车,一边大脑飞速转动。

“当然想你啦。”作为一个被包养的人,还是要有一点被包养的样子。

“这几天有几个蛮好的剧本,你不是一直想演戏吗,我看你挺喜欢陈导的,之后我把本子送过去你自己挑。”黄明昊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窝在座位上,声音轻飘飘的说。




陈立农握紧了方向盘。时间好像又回到了他和黄明昊的初遇。

那时候他一个人从台湾到内地,怀揣着梦想和未来,相信自己一定能实现梦想的。

熬过一个又一个四季,每天都在无止境的练习。

可是出道对他来说遥遥无期,公司把他丢去参加节目,自以为熬出头可是出道却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网络暴力。

黄明昊就是那个时候出现在他的生命中的。

黄明昊就像他的救世主一样

陈立农被经纪人软磨硬泡,连哄带骗的推进了黄明昊的房间里,那时黄明昊洗完澡,裹着宽大的浴袍躺在床上玩游戏,看着陈立农僵硬的进来也没多看他一眼,陈立农也不敢动,站在门口没有迈进一步。

他其实已经做好里面是一个人大腹便便,油腻的中年男人了,可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少年。

洗过的金发随意的散落下来,小巧的脸上有精致的五官,眼睛里蕴含水汽,嘴巴红彤彤的看起来很好亲的样子,白皙精瘦的小腿露出一截,让陈立农有点口干舌燥。

“你站那干嘛啊,过来。”黄明昊操纵的游戏人物无力的倒下,屏幕变成了灰色,丧气的把手机丢在一边看向陈立农。

“朱正廷这次还挺靠谱,你多大。”黄明昊把陈立农拉到自己身边然后凑上去看他的脸。

“...20。”陈立农咽了咽口水,紧张的向后挪了一下。

“那就是你吧,你快去洗澡啦。”黄明昊推着陈立农进了浴室。

陈立农觉得自己快疯了,在浴室里草草洗了一下,被蒸腾的热气熏的头昏脑涨的,来之前也有了解过两个男人怎么做,但他怎么想他被这么个小金主压在身下是个什么画面。

出浴室门的时候陈立农的黑发还在滴水,撤出一条毛巾随便裹了裹,露出还冒着热气的年轻酮体,匀称的身材,逆天的身材比例,让黄明昊很满意,丢下手机就下了床蹦了上去,陈立农慌乱的接住扑进自己怀里的黄明昊。

“你知道怎么做吗?”黄明昊把头凑到陈立农耳边说,嘴里呼出来的热气让陈立农本来就通红的耳朵变成深红,像是被火烧了一样。

陈立农嘴巴里没有烟味,只有一股清清爽爽的薄荷味,黄明昊嘴里却是一股甜到心里去的奶味。

“好甜。”陈立农也摸着了门道,咬着黄明昊耳垂说。

“唔,床头柜有润滑剂和套子,你太大了。”黄明昊脸红着靠在陈立农肩头。

陈立农内心os:我大不大,跟我被...有什么关系。

“你会弄吗?”黄明昊看着陈立农拿着润滑和套子有点懵的样子,戏谑的望着陈立农。

“我...在上面?”

“不然呢!我对金刚芭比不感兴趣。”黄明昊也被问的懵了一下,然后没好气的踹了陈立农一脚,陈立农顿时茅塞顿开,伸手抓住黄明昊纤细的脚踝,把躺着的那人扯过来接吻。



第二天陈立农起的比黄明昊早,黄明昊昨天几乎是被陈立农抱着清理,清理完又抱着回到床上的。

陈立农睁开眼睛就是黄明昊那张放大的精致睡脸,看着睡着后只剩下可爱的黄明昊傻乎乎的笑。

“唔,农农你起来啦。”

“嗯,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腰酸背痛,还有屁股也疼。”黄明昊往陈立农怀里钻,然后奶声奶气的撒娇。

后来的事情一切都顺理成章,陈立农被黄明昊睡完,不是,陈立农睡完黄明昊的第二天,陈立农就接到了某台最火的综艺,还当了一部网综的固定嘉宾。

陈立农拿到通告后整个人都还是懵的,从公司出来就收到了黄明昊的短信:

礼物喜欢吗。



陈立农扯了扯嘴角,其实都是明码标价。

他就是商品,恰好入了小少爷的眼。





黄明昊和陈立农保持着有时间就在一起,吃吃饭逛逛街看看电影,晚上做点有益身心的互动。

随着黄明昊把手上大把大把资源砸给陈立农,陈立农从一个18线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成了拥有万千少女粉丝的闪闪发光的顶级流量,不能陪黄明昊逛街吃饭看电影了。




“小少爷真的是千金难买戏子心啊,把人家捧起来人家也不怎么搭理他了。”

“可不是嘛,叫什么陈立农来着,现在可火了,不过我觉得小少爷也没有认真。”

“也对,黄家小少爷自小受尽万千宠爱,应该不会对一个明星动心的,更何况小少爷和范冰冰他弟弟...”

“别说了。”

前台无聊的小妹们在叽叽喳喳的讲八卦,陈立农带着墨镜提着蛋糕听着她们的声音穿进自己耳朵里,女孩子尖锐的声音像用刀子在心脏上剜了一道口子。

“你好,我找一下黄明昊。”

“请问你有预约吗?”

“你告诉他我是陈立农。”

前台小妹立刻笑眯眯地拨了总经理办公室的电话,然后又笑着说:“总经理让您,直接上去,你真人比电视上更帅诶。”

陈立农摆出标准的营业式微笑:“谢谢哦。”

陈立农为了赔罪给黄明昊买了蛋糕,自己一个人瞒着经纪人到他公司来找他,结果却听到别人在议论他的往事。

陈立农推开办公室的门,顶层落地窗空间大。

黄明昊坐在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看球赛,看见陈立农进来也只轻轻抬了抬眼皮扫了一眼他,就继续看比赛了。

两天前黄明昊退了两个局乖乖坐在家里等陈立农回家,结果人家一个电话回来告诉黄明昊临时加了行程要飞北京,黄明昊气到一句话都没说就挂了电话摔了手机。

黄明昊打扮了一下去了蔡徐坤窜的局,进了场子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给吓到后退,蔡徐坤把黄明昊交给朱正廷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朱正廷看着郁郁寡欢的黄明昊敲他脑袋:“怎么了,什么烦心事。”

“陈立农是骗子。”

“陈立农?就演过流星雨的那个?”

“嗯。”

“你俩还在一起呢?”

“他和范丞丞很像。”

“?”

“长得不像,是感觉很像。”

“黄明昊,永远都活在梦想乡里的,逃避现实,逃避你应该承担的责任,畏惧未知的世界,通常被称作 彼得潘综合征。彼得潘你知道吗?”

黄明昊当然知道。

16岁的他窝在18岁的范丞丞怀里一起看彼得潘,范丞丞搂住他在他耳边说:“昊昊,当我的彼得潘,不要长大,我会保护你的。”

陈立农把蛋糕放在办公桌上。

“我来负荆请罪了。”

“我现在不想理你。”

“我买了冰激凌蛋糕,不吃就要化了。”

陈立农用冰激凌蛋糕和一个薄荷味的吻哄回了闹脾气的小金主。





“就算我只是个替身也好。”

“你不要找别人。”

“我真的,离不开你。”






黄明昊觉得陈立农越来越不可爱了。

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紧张到问自己他要在上面还是下面。

到了酒店黄明昊拿着手机问陈立农要吃什么,结果就被那人压在门板上交换口水,陈立农没有卸妆,嘴巴上的口红尽数进了黄明昊嘴里,黄明昊被亲的喘不过气,口水顺着下巴流下。

“先吃你。”

“唔,你妆没有卸。”

“那你帮我。”

黄明昊跨坐在陈立农身上拿着卸妆棉擦他的眼妆,陈立农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两只手伸进黄明昊的t恤里四处点火。

卸到一半,陈立农的东西就硬邦邦的抵在黄明昊的大腿上,黄明昊推了一把陈立农的肩膀:“你别闹。”

“它挺想你的。”陈立农抢过卸妆棉自己快速的卸了妆然后去浴室洗澡,黄明昊躺在沙发上玩手机,陈立农的手机近在咫尺,黄明昊心痒痒的想看一下他的手机。

然后就把手机拿过来,屏幕一亮,壁纸是他自己的一张街拍照,黄明昊一边笑着骂臭屁一边解锁。

密码是什么

他的生日?他妈妈的生日?他的出道纪念日?

都不对,黄明昊看着手机显示的还有最后一次机会,然后丧气的输入了个0219

开了。

黄明昊愣住了。

“我靠你干嘛拿我手机。”

“我,开心消消乐没有精力瓶了想让你给我送一点。”

“...”

黄明昊落荒而逃进了浴室。

陈立农喜欢我吗。

我喜欢陈立农吗。

黄明昊脑子都快爆炸了,也不敢出去,就一直开着凉水冲澡,刚刚被陈立农撩拨起来的情欲烟消云散。

“你出不出来,不出来我就走了。”

黄明昊裹着浴巾出来就看到陈立农已经穿好自己的衣服在吹头发了,内心无比忐忑的钻进被子看着陈立农的背影。

“农农。”

“嗯。”

“你喜欢我吗。”

“你们暴发户是不是脑子里都缺根筋?”

“你说谁暴发户呢。”

“我喜欢你,黄明昊。”

“我....”

“我知道我是替身,我也知道你喜欢的还有别人,但是我没办法控制我自己的感情,我哪知道我为什么当时不在坚持一下,我就不会为了钱去找金主,也不会遇见你了。”陈立农没有转身,黄明昊听出了他颤抖的声音和看到了微微发抖的背影。

“农农,你不是替身。”

“多大人了怎么还哭。”

良久的沉默中黄明昊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

把浴巾裹上赤脚下了床,就像是第一次见面的那样,他冲过去搂住了陈立农的腰。

“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哪有二十多岁还长个子的啦。”

“我好想你啊陈立农。”

陈立农转身抱起黄明昊丢进床上就欺身压了上去,扣住他的下巴吻住了黄明昊。

“你想好了?”

“嗯~你废话真多,做不做?”

“你今天哭我也不会停下来的哦。”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彼得潘的存在,他一定是害怕才不愿意长大。

如果真的有一个人,愿意跋山涉水的去“永无乡”,那么彼得潘会愿意拉着他的手快点长大的。

你们都要长大成为很好的大人。

评论(7)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