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邮递员.

随时跑路

毕侃‖初恋进行中

*毕雯珺×李希侃

*副4大金花

非典型初恋

纨绔小少爷×穷苦大学生

本来想游戏人间 结果又歪了


















匆忙的上班族行走在一天之中最惬意的回家路上,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点点青蓝色漫至天边和落日余晖的西瓜红纠缠在一起,弯弯的月亮隐约可见,这一切都预示着一天已经结束了,夜幕即将降临了。

李希侃这样的纨绔子弟可不是这么认为的,黑夜总可以包容许多见不得光的东西,朦胧的霓虹灯就是最好的掩饰,李希侃开着新提的法拉利488肆意的狂奔,车稳稳的停在zero的门口,把车钥匙扔给门口的侍者就大摇大摆的推门进去。

酒吧不是什么正经酒吧,是个正儿八经的gay吧,推门进去满眼都是穿着布料能有多少有多少的肉体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李希侃皱了皱眉头看着经理搓着手带着他上经常去的包厢。

李希侃穿着一件丝绸制的黑衬衫,扣子解开三颗,雪白的脖颈衬托的红色的chocker更加鲜艳,李希侃推开包厢门就看到一副“酒林肉池”的色情景象,揉了揉眼睛向坐在沙发上的灵超走过去。

“这才几点啊,寿星人呢?”李希侃看着眼前的淫乱景象直皱眉。

“不知道啊,我也一脸懵呢。”灵超摆摆手。

一边的经理擦了擦额头上流下来的汗,步履凌乱地凑了过来:“两位少爷好,黄少爷已经先离开了,今天你们所有人吃喝玩乐都记他账上。”

“行,那你给我俩在二楼找个卡座,我俩过去静一静。”李希侃拉着灵超站起来,心里默念着如果灵超他爹知道灵超来这个地方自己的头一定会被揪掉的。

“小侃哥今天不玩?”灵超的眼睛像他的名字一样,灵动清澈,嘴里还塞着草莓味的棒棒糖,怎么看怎么像高中生。

“我一直都不玩这个好吗,你也不许玩这个,药也不许碰。”李希侃坐在二楼卡座戳灵超脑门,犹豫了一下又想起自己前几天喝到胃出血进医院还是点了杯奶茶,给灵超要了杯橙汁,灵超嘟起嘴把棒棒糖捏在手里抗议:“哥哥,我要喝酒。”

“小孩子不能喝酒。”李希侃慈爱的摸了摸灵超的头。

“我去年就成年了。”

“成年人不会吃着草莓味棒棒糖来酒吧的,宝贝。”陆定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屁股坐在灵超旁边还揉了揉他打理妥帖的黑发。

“哟,你终于被Jeffrey放出来见人了?被金屋藏娇那么久,什么感觉。”李希侃笑着调侃陆定昊,把冰奶茶握在手里。

“你好意思说你,要不是你我能被禁足吗?要不是Jeffrey去欧洲出差,我现在还不能出门。”陆定昊狠狠地瞪了一眼李希侃,伸手去抢他手里的奶茶。

“你们都跑出来了哦,不厚道诶你们。”尤长靖松了松领带坐在李希侃旁边去拿灵超的橙汁。

“你最近忙什么呢,好久没见你出来疯了。”李希侃听着楼下聒噪的音乐声小了一点,才发现是预热场要来了。

“别提了,被比我小的缠上了,好烦哦,对了,听说zero最近的驻唱可帅了,只可惜卖艺不卖身。”尤长靖指了指暗下来的小舞台上,一小束聚光灯打在中央,李希侃摸着手腕的伤痕看向舞台中央。

台上的青年个子很高,穿着很普通的蓝色条纹衬衫和牛仔裤,头发应该被收拾过,中分露出好看的额头,由于角度问题李希侃看不起他的脸,只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和在灯光下反射光芒的小耳环。

“你确定卖艺不卖身吗?”李希侃转过来问尤长靖。

那人的歌声缓缓流入李希侃的耳朵,不仅鼓膜在震动,李希侃觉得自己的心也在随着他低沉的歌声在沉浮。

“你看上了?”陆定昊凑过去看,也看不清脸,有些纳闷的问李希侃。

“嗯。”李希侃笑了笑,伸手招来了侍者。

毕雯珺唱完歌就回了后台,今天来的有点迟连演出服都没有换,在换衣间看着衣不蔽体的演出服揉着太阳穴。毕雯珺成绩很好,自从考上大学就靠着每年的奖学金和自己打一点零工生活,结果今年的奖学金被学校颁给了某局长的女儿,这让毕雯珺走投无路。

最挣钱的地方能是哪里呢。

毕雯珺推开了zero的门,本市最高端的gay吧。老板极力挽求毕雯珺留下来出台,可是毕雯珺咬死了不愿意只愿意卖艺,经理上下打量着毕雯珺,就算当个花瓶也会是个只赚不亏的花瓶,于是就留下了毕雯珺当驻唱。

“毕雯珺?别捯饬那个玩意儿了,老板说有人要见你。”和毕雯珺一起的另一个驻唱黄新淳操着一口东北腔大吼着,玩游戏的手也没停下。

“找我?”毕雯珺脱掉衬衫套上那件v领的白色毛衣,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只想骂娘。

“好像是李家小少爷,出手可阔绰了,说不定你陪他一会你这个月生活费就有着落了。”

“借你吉言,到你了赶紧上台。”


李希侃看着毕雯珺推开门进来脸上的笑意就没下去过,灵超被吓的往陆定昊怀里躲了躲。

“你是毕雯珺?”

“嗯..”

“你那么紧张干嘛啊,我又不吃人。”

“不是,没有,您有什么事吗。”

“...你说呢。”

陆定昊被一口百威差点呛死,这段诡异的对话之后转身就看到了他本应该在欧洲阳光沙滩办公室的老公站在包厢门口看他。

灵超看着陆定昊颤巍巍的站起来走向门口,有点好奇地看着尤长靖。

“那是他老公啦,看起来是不是很无害善良。”尤长靖看着灵超渴望知识的大眼睛,耐心的解释道。

“总之就是一个商业联姻先婚后爱的老套故事,你只需要知道陆定昊他老公就是披着棉花糖外表的黑巧克力就行了。”

李希侃看着眼前的人,内心暗暗为自己鼓掌,毕雯珺身材极品长相也极品,果然这么多年过去你小侃哥眼光一直很棒。

“你穿这个真的很违和诶。”李希侃拉了拉毕雯珺的毛衣,毕雯珺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了传闻中出手阔绰的小少爷的脸,脸小小的,一双狐狸眼笑起来眯成一条缝,勾起嘴角眯着眼睛的样子完全没有攻击性。

毕雯珺没说话,伸手给李希侃倒酒,除了被抓走的陆定昊整个卡座里只有对面坐着装鸵鸟的尤长靖和咬着吸管四处张望的灵超。毕雯珺严重怀疑眼前这四个人都没有成年。

“你喂我吧,我喝不了冰的。”尤长靖坐在对面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是看着李希侃几乎凑到毕雯珺嘴巴上的样子还是没办法无视,拉起灵超就要送灵超回宿舍,留下被李希侃压在角落里毕雯珺和笑的一脸狡黠的李希侃享受二人世界。

毕雯珺也接受过一些客人的要求,有时候腿上腰上摸几把也咬咬牙就过去了,反正自己已经强调过了卖艺不卖身,要是真的有人霸王硬上弓,自己这187的个子也不白长。

可是被李希侃凑这么近毕雯珺也没有感觉到不适,他现在只庆幸这里灯光暗,不然他火烧一样的耳朵一定会被暴露在灯光下无处可逃,包括他那些无法无视的心动。

毕雯珺把杯子举近李希侃,李希侃笑着拉着他的手腕凑过去喝了一大口,然后转头吻上了毕雯珺的唇。嘴对嘴对于毕雯珺这个单纯的好学生来说还是第一次,还没反应过来辛辣的酒液就已经被喂进他嘴里,来不及吞咽地顺着他的脖颈流进大开的领口里,李希侃勾住毕雯珺的舌头逼迫着互相交缠,毕雯珺被小少爷精湛的吻技给亲的的大脑缺氧,李希侃松开他的时候还没有恢复思考能力。

“这样喂的,懂吗,呆子。”

“喏,我现在挺开心的,你今天可以下班了。”李希侃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毕雯珺。

“啊?我,我还没到下班时间。”

“我说你能下班你就能下班了,扫一下二维码我给你转账过去,没有现金。”

毕雯珺傻兮兮的掏出手机扫码加好友,李希侃看着蜡笔小新头像的好友申请笑出了声,添加完好友之后就理了理衬衫领子站了起来。

“以后接吻要记得换气,野原新之助先生。”



毕雯珺收到了李希侃的转账,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数目毕雯珺长大了嘴巴,然后把手机揣进裤兜里回到休息室,经理急匆匆过来通知他可以下班了,他也乐得清闲换了衣服就离开了酒吧。

黑夜已经完全降临了,毕雯珺走进一条小吃街,听着身边小摊贩的叫卖声,小孩子的吵闹声和成群的情侣之间腻乎到冒泡的说话声,内心却无比的平静,酒吧里太吵了,让毕雯珺迷失了方向,今天李希侃的那个吻让毕雯珺活了21年第一次怀疑了自己的性取向。

不讨厌,嘴巴里全是威士忌的味道,但好像还有点甜。

毕雯珺摇了摇头,买了杯奶茶就走向学校。




后来李希侃几乎每天都来酒吧听毕雯珺唱歌,歌唱完了就让他到自己这边喝会酒,聊会天。

李希侃又来找他的时候,毕雯珺不惊讶还有点期待,这次李希侃带了一大帮人,聚在包厢里加上不少的男公关,热热闹闹的,毕雯珺换了一件黑色纱制的衬衣,几乎遮不住什么东西,坐在李希侃旁边沉默的盯着他看。李希侃看着毕雯珺抱着手臂,也没说话,一边和身边的人聊天一边把身上的外套扒拉下来递给毕雯珺。

“哟,这位没见过啊。”李希侃某个喝多了的狐朋狗友勾起了毕雯珺的下巴。

“我的宝贝你哪能见过呢?卖艺不卖身哦,陈少看上其他哪个都随便你,算我账上。”李希侃抓住被称作陈少的人的手,脸上笑眯眯的,手上却丝毫不客气。

毕雯珺被一句宝贝臊的脸通红,嘀咕了几句谁是你的宝贝就不说话了,盯着李希侃看。

李希侃应付着眼前的人把酒一饮而尽,拉着毕雯珺的手站起来,说:“今天我还有点事先撤了,你们玩,记我账上。”

李希侃拉着毕雯珺出了包间,把他扯去后台推进试衣间里让他换衣服,嘟起嘴喃喃的说道:“真不该让你见人。”

毕雯珺把衬衣脱掉换上自己的白t然后把外套套回李希侃身上,顺手在他新染的黑发上揉了一把,李希侃抬头气鼓鼓的瞪他。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李希侃突然记起来什么,然后眯起眼睛笑着对毕雯珺说。

毕雯珺上了李希侃的法拉利,小心翼翼的坐进副驾驶,李希侃伸手给他拉上安全带,嘴里还嘀咕着傻逼吧怎么不知道系安全带。

毕雯珺第一次坐法拉利。

也是第一次坐时速280的法拉利。

呼啸着的山风顺着大开的车窗灌进毕雯珺的衣服里,冷飕飕的,毕雯珺紧张的抓住把手看着小脸上满是兴奋的李希侃。

李希侃带毕雯珺到了山顶,虽然过程很惊险,但是山顶风景真的很美,整个城市的夜景尽收眼底,尽管这华丽的夜景下不知埋藏着多少糜烂,但外表都看起来华丽精致。

抬头就能看到满天繁星,今天天气很好,无论是闪烁着的星星还是弯弯的月亮都格外的亮。

“美吧。”

“嗯。”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到这里来。”

“嗯。”

“其实我今天不开心。”

“嗯?”

“我有两个姐姐,我是我爸老来得子,打小都特别宠我,所以所有人都觉得我就说一不长心的富二代,我爸现在打算让我学他公司的事,我不想去,他就说我不学无术,可是明明是他把我变成这样的啊。”

“...”

“我说我想学舞蹈,我想当明星,我爸就说我不学无术,净干些没有用的事情,我也知道没有用,可我真的喜欢。”

“...”

“我喜欢的东西他都会破坏,小时候家里养了一只猫,我特别喜欢它,我爸就以我妈猫毛过敏的理由把猫送人了,但我妈根本不过敏,后来高中的时候我喜欢上一个人...”

“手腕上的疤,这么来的?”

“嗯。他让我喜欢的人和我分手,然后送他出了国,我联系不上他,我就绝食自杀,这件事情让我和我爸整整三年没说话,现在才慢慢缓和。”

“你傻吗?”

“现在看来确实挺蠢的,可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啊。”

毕雯珺看着李希侃喋喋不休着的小嘴,掐着他的下巴亲了上去,李希侃刚开始愣了一下,然后热情的回应着,两个人吻的难舍难分,仿佛他们是一对走到世界末世的恋人一样。

“李希侃。”

“嗯。”

“我卖艺不卖身。”

“...我知道。”

“你亲了我多少次了,怎么算。”

“?”

“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

李希侃愣住了,看着毕雯珺的眼睛,那里面似乎有星辰大海,有他缱绻的爱意和翻腾的爱欲,有李希侃的最终归属地。

“我喜欢的东西可都没什么好下场哦。”李希侃举起手腕,手腕上的疤痕可怖狰狞,毕雯珺拉过他的手腕吻了上去,伸出舌头轻轻舔着粉色的新肉,李希侃看着毕雯珺耳朵上和他同一款的耳环笑了笑,伸手揉他的耳垂。

“喂,毕雯珺,你不是不卖身吗。”

“我不收钱。”

“唔,你脱我裤子我可要收钱了!”李希侃伸手锤毕雯珺的肩膀,毕雯珺低头在他脖子上咬了咬。

“那,多少钱够买小少爷一个晚上?”

“你吧,用你换。”

“我喜欢你,毕雯珺。”

评论(23)

热度(319)

  1. 微白冰美式月亮邮递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