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邮递员.

讨厌夏天 也厌恶冬天

毕侃‖恋爱物语

*毕雯珺×李希侃

*平平淡淡现背爱情故事

*毕侃一定要去澳洲度蜜月

我写的什么东西 你们凑合看看 什么使我日更










不太热烈的爱情才会维持久远——莎士比亚







李希侃第一次见毕雯珺是在聚光灯刺眼的演播厅里,台上有100来号人,台下又有一多人,虽然是冬天可是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依旧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李希侃坐在队友旁边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四处张望。

突然眼前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乐华娱乐和他们公司红色的logo,周围本就躁动难安的练习生们被瞬间点燃。李希侃也伸长了脖子看向台上。

第一个出来的是已经知道了的朱正廷和Justin,两个人手插进兜里,走的格外潇洒,后面跟着的是一个栗色头发的少年,脸上没有表情,李希侃看得出来是紧张的,这应该就是范冰冰的弟弟了。后来七个人挨个进来,清一色的黑西装小皮鞋,七个人走出来排成一排鞠躬问好,李希侃也听到了许多人的窃窃私语,有赞赏也有不屑,他注意到了最边上的那个少年。

真高啊,这不得有190。

后来李希侃和毕雯珺分进了同一个班,李希侃终于和毕雯珺搭上了第一句话:“你好,你有多高啊。”

毕雯珺戴着口罩,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李希侃眯着眼睛用软软的声音跟他说话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男孩子眼睛弯弯的嘴角上翘,就像一只毫无戒备心的小狐狸。

“187。”咳了咳不太舒服的嗓子回答道。

“哦哦,我是李希侃。”

“毕雯珺。”

李希侃暗自嘀咕:这名儿怎么一股玛丽苏傻白甜的感觉。

后来李希侃和毕雯珺都进了半兽人b组,接触的越来越多,玩的越来越好,李希侃几乎成了半个乐华人。

李希侃后来回想他俩在一起的关键可能还是得取决于那次阴差阳错命中注定的拉郎录制。

毕雯珺把自己珍贵的球套在李希侃手上时心里担心的紧,当然是担心他的球,在李希侃差点把球磕到地上的千钧一发的一瞬间,毕雯珺抓住了李希侃的手腕。

李希侃愣了愣转头看了一眼毕雯珺,就发现大高个脸色都变了,感觉把球塞给他,毕雯珺嘴里念叨着你把我球磕了,你怎么这么笨。

然后把李希侃整个人圈进怀里给他理好线套进他的指间,李希侃被手把手教学的时候脸迅速从脖子红到耳根,只好低着头装作认真学习的样子。

录制结束了,李希侃还是没学会收球。

第二次排名公布前的那一天李希侃好不意外的又一次进了乐华的宿舍,黄新淳从被子里抬起手准备和李希侃打个招呼,结果看见那人直接滚进了毕雯珺的床上,就默默的把手放了下来,内心流泪痛骂这对狗男男。

李希侃搂着被子里那一坨东西奶声奶气的喊老毕,毕雯珺刚和周公探讨人生就被李希侃给压的喘不过来气,探出头来去扯李希侃的脸。

“干嘛。”

“唔,来找你去全时。”

“又去全时?”

“你不去算了,我去找娄滋博。”

“去。你等一下我先起来。”

毕雯珺揉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看着李希侃狡黠的笑容发愣,熬夜练习完之后声音还有点沙哑,伸手揉了一把李希侃棕色的头发,爬起来随便套了一件羽绒服扣上帽子。

黄新淳看着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出了宿舍门,想让他们带包辣条的手僵在原地。

李希侃人缘很好。

毕雯珺看着李希侃和一路走来的练习生笑着打招呼,有时候还上手互相捶两下开玩笑,毕雯珺本来就个子又高,面无表情的时候又十足的生人勿近,李希侃站在他旁边显得娇小又亲切。

毕雯珺的胳膊搭上来的时候,李希侃口罩下的嘴角已经上扬到一个令人愉快的弧度,毕雯珺像是宣誓主权一样把李希侃又搂近了一点。

直到到了全时门口,毕雯珺才把胳膊取下来大步流星的跨了进去,李希侃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追了上去。

“老毕!”

“干嘛。”

“你耳朵好红哦。”

“...冷的。”

李希侃笑着笑着突然有点伤感,回宿舍的路走了无数次了,这条路上的一切一切都那么熟悉,身边低着头走路的人也是,毕雯珺提着东西感受到了李希侃一个人的偶像剧,走过了站姐聚集的地方,伸手揉了一把李希侃毛茸茸的头发。

“怎么了?”

“老毕,明天就要顺位发表了。”

“嗯。”

“我也要走了。”

“你好好说。”

“你会留下来的。”

“你也会的。”

“...唉呀妈呀脑瓜疼。”

“李希侃,你是不是欠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昏的晚霞格外温柔,把两个人靠近的影子拉的格外长,李希侃和毕雯珺胳膊碰着胳膊,指尖捧着指尖。

“希侃,我们都不会走的。”

“...嗯,一定。”


排名发布之后,离别的悲伤席卷了整个大厂,大家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告别,李希侃从一个宿舍窜进另一个宿舍像个真正的交际花一样跟每个人告别,毕雯珺也跟几个关系还不错的练习生告别之后逮住了还在到处窜的李希侃。

“我就说我们都会留下来的吧。”

“我真的没想到我能留下来还能这么前,好棒啊我的粉丝们。”

“乖。”

留下来了是没错,可是第17名和第27名之间差了不止十个人,而是多留一次的机会,毕雯珺看着眼睛红红的李希侃,想着自己走的时候这小傻子该不会真的哭出来吧。

“老毕,玩游戏吗。”

“行。”

“你又玩鲁班吗。”

“我揍你信不信。”


第三次顺位发布的第二天,李希侃送走两位队友擦着眼泪回宿舍的路上被拉进了一个没有摄像头的小的杂物间,熟悉的气味熟悉的声音,李希侃被压在墙上,铺天盖地属于毕雯珺的味道冲进了他的鼻腔,把毕雯珺天生手凉脚凉,就连嘴唇也是凉的。

李希侃晕乎乎的张开了嘴,毕雯珺的舌尖探了进去,勾着他的舌尖纠缠,扫过他口腔中的每一个地方,才放开他的脸伸手给他擦眼泪。

“别难过了。他们都希望你好好的留下来。”

“唔,嗯。”

“再说了....还有我呢。”

“毕雯珺...呜,我喜欢你。”

“噗,傻子,我也喜欢你。”

在大厂里无论是那段朦胧的暧昧期还是挑明之后依旧像高中生早恋一样偷偷的甜蜜,都是李希侃和毕雯珺最难忘的回忆。

两个人还是像往常一样,一起去便利店一起去练习一起去食堂,乐华其他人也习惯了毕雯珺的脱队,还在经纪人面前给他打掩护。

在没有人和摄像头关闭的练习室里拉手聊天,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相视一笑,在无人的储物间里偷偷的接吻,李希侃和毕雯珺就这么躲避着工作人员和摄像头,偷偷的谈着恋爱。

但大厂里的血气方刚的少年们都心知肚明这件事,但是他们既没有表现出过厌恶,也没有表现出过不可思议,反倒是处处掩护着这段出格了的关系。

决赛来的时候,李希侃已经完全放松了,走到这里不能说最后放弃了,而是无论结果怎样他已经尽力了,过程很美好,他不仅收获了大批粉丝还得到了一位才貌双全还会疼人的男朋友。

最后宣布第九名的时候,李希侃比毕雯珺还紧张,嘴里一直不停的喊着雯珺加油。

卡十之后李希侃看着毕雯珺的背影,他知道现在毕雯珺有多难过,但是这是现场直播,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最后一名练习生站上金字塔之后才敢大大方方的看着毕雯珺。

节目真的结束了,李希侃看着从高处下来的他的队友们扑向他,跳进他怀里,李希侃只能一个人站的稍微远一点去看他,耳边好像又响起了昨天晚上他和毕雯珺窝在一起看电影时,毕雯珺说过的话:“不管是第几名,可别卡十,卡十真的很惨。”

后来混入人群中,毕雯珺着急的把李希侃捞进怀里,那不是他们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拥抱,却是抱的最紧的一次。

“结束啦。”

“嗯。”

“没关系,结束了我也喜欢你。”

“废话。”

“你以后肯定会很忙的。”

“会给你打电话的。”

“过几天是我的生日诶,和你们过不到了。”

“没事,我一定给你过生日。”




好巧不巧,李希侃生日当天,两个人都在泰国普吉岛,李希侃按照公司要求做了直播,由于越说越兴奋,侃侃而谈至深夜,李希侃才结束了直播,看到那么多人喜欢自己李希侃一本满足的进了卧室躺在床上。

手机里各种生日祝福的对话框闪个不停,李希侃刚点进去就接到了毕雯珺的视频,点了接通之后,毕雯珺精致的脸就出现在了李希侃的手机屏上。

“唉呀妈呀脑瓜疼,你怎么这么能说,我差点都睡着了。”

“你看我直播了?”

“嗯,以后记得把扣子扣起来。”

“...知道了!”

“今天晚上我不知道能不能偷偷溜出去,如果能出去我就去找你。”

“找我干嘛。”

“给你过生日啊。”

“嘿嘿嘿,心意我收到了,不过不用勉强啦。”

“我好想你啊。”

李希侃没想到毕雯珺这么直接,隔着一层屏幕直白的表达出了他的爱意,李希侃好像看见了毕雯珺眼里翻腾着的爱意,让李希侃深溺其中,无法自拔。

“我也想你啦。”

李希侃和毕雯珺保持着远距离的恋爱生活,毕雯珺在首尔,李希侃在北京,不到一个小时的时差,945km的距离,隔着的两颗真挚而又热烈的心。

李希侃结束练习之后准备像往常一样去吃点东西回宿舍,结果在公司楼下看到了穿着色条纹衬衫的毕雯珺,带着口罩,土气的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看着愣在门口的李希侃笑。

李希侃愣了两秒就冲进了毕雯珺怀里。毕雯珺也伸手抱住他,李希侃转身对余明君说:“那我今天晚上就不回宿舍睡啦,我陪陪老毕。”

“是我陪你。”

余明君扣上帽子迈着疲惫的步伐走向宿舍,内心里依旧愤恨的怒骂这对狗男男。

李希侃和毕雯珺一个月没怎么见面,话还没说几句就滚到了床上,李希侃用腿圈住毕雯珺腰把他拉进了一点。

“春宵一刻值千金。”

第二天李希侃揉着腰骂毕雯珺禽兽,被骂的人倒是笑的一脸餍足,捧着他的脸亲了又亲,差点迎着晨光再来一炮。

“我,我饿了。”

“行。”

李希侃长吁一口气。


李希侃和毕雯珺就像是阴差阳错,却又冥冥之中,一个像六月的阳光,热烈灿烂,一个像十月的秋风,凉爽怡人,一个热烈的白羊一个冷静的天蝎。

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命中注定。



评论(17)

热度(227)

  1. 微白冰美式月亮邮递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