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邮递员.

讨厌夏天 也厌恶冬天

毕侃‖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我来搞养成

*毕雯珺×李希侃

*我希望拥有评论 我好像糊了

*写这篇的原因是因为我想告诉你们我真的不是sq写手







四月的阳光和煦,不炙热不刺眼,带着春天独有的青草香照在穿着校服飞快骑行的少年身上,熠熠生辉。

李希侃把自行车停在了煎饼摊前,向卖煎饼的大叔说:“要一个煎饼,诶,不对,两个。”然后顺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都是隔壁班的班花发来的消息,眯着眼睛飞快的回了句“吃了。”就点开了一个蜡笔小新头像的对话框。

“哥,我给你买煎饼了,一会送过去。”

“好。”屏幕那头的人照样冷淡,除了蜡笔小新头像其他真的一点都不可爱。李希侃挑了挑眉把手机揣进兜里:“一个加肠,另一个多放辣椒。”

李希侃揣着热腾腾的煎饼推开了高二(1)班教室的门,轻车熟路的把煎饼放在靠窗倒数第二排,还有一罐核桃味的早餐奶,迎面进来的朱正廷看着李希侃笑着打趣:“又来给你哥送早餐?”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个性子,我不来他肯定就不吃了。”李希侃笑眯眯的和毕雯珺班里的同学打完招呼就转身回了自己班,灵超看着李希侃头顶的呆毛和他嘴角上扬的角度就知道李希侃干嘛去了,把手里的练习册扬了扬:“册子写了吗,一会要检查。”

“卧槽完了,超儿~”李希侃蹦过去抢灵超手里的练习册。

第一节数学课李希侃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看着钟表发呆,头发稀缺的数学老师用带着家乡口音的普通话讲课讲的眉飞色舞,全然不顾低头睡觉倒下的一大片人,李希侃的手机发微微震动,他偷偷拿出来看,蜡笔小新头像的对话框弹了出来:“谢谢你的早餐,不过我觉得你这套黄冈是免不了了。”

李希侃憋着笑趴在桌子上颤抖,灵超被他的抖动给震醒了,气的转身敲他的头。

结果就是数学老师:“林抄,李希看,出去站着。”

“靠,都怪你李希侃。”

“怪我?你有没有13数啊这位同志。”

“李希侃,三点钟方向。”灵超挑了挑眉然后躲过了李希侃的视线,李希侃诧异的转头,隔壁班班花和她的富二代闺蜜牵手向他俩走来,班花追李希侃,富二代追灵超。

“嗨~你们俩怎么了?”班花笑盈盈的跟他们打招呼。

“呃,没事,被罚了呗。”李希侃扯出一个笑回答他,灵超则是背着手靠在墙上,看着对面楼上的高考励志宣言发呆。

“你又怎么了。”一个低沉温润的声音缓缓流入李希侃的耳朵,轻轻敲打着李希侃的鼓膜,李希侃转身就看见毕雯珺抱着两本资料阴着脸站在楼道口看他,碍于有外人在场,李希侃才没有眯着眼睛露出小虎牙扑进毕雯珺的怀里。

毕雯珺是李希侃异父异母的哥哥,不多不少三岁的年龄差让两个人永远都无法在同一栋教学楼里,一个在初中部一个在高中部,而李希侃可以说是毕雯珺一手养大的,李希侃和毕雯珺的父母都是做生意的,白手起家到现在家境好了很多,他俩住在同一个别墅区里,但是李希侃和毕雯珺小的时候就住在一个小四合院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两家三世同堂住在同一个院落里,而李希侃呱呱坠地的时候三岁的毕雯珺提溜着一双圆圆的眼睛,摸着刚出生的弟弟的脑袋:“妈妈,弟弟好丑。”

这句话逗笑了整个病房的所有的大人,毕雯珺的妈妈搂着毕雯珺的肩膀说:“小孩子一出生都很丑的,你小时候也很丑。”

毕雯珺六岁的时候李希侃三岁,毕雯珺摇摇晃晃的背着小书包抓着李希侃的手拿着爷爷给的一块钱去小卖部买冰棍,李希侃看见花花绿绿的汽水抓着毕雯珺的衣角:“哥哥,喝汽水。”毕雯珺愣了两秒把一块钱全部都给李希侃买了汽水,插上吸管把汽水递到李希侃手里叫他慢点喝。

“哥哥,喝。”李希侃费尽的把汽水瓶举到毕雯珺嘴边,毕雯珺轻轻吸了一口,童年过去的真的很快,毕雯珺的童年让他记忆最深刻的就是眯着眼睛笑着让他喝汽水的李希侃以及那一口冒着咕嘟咕嘟气泡的甜甜的橘子汽水。

很快,毕雯珺十岁,李希侃七岁。

五年级的毕雯珺拉着二年级的李希侃的手走向通往学校的小路,那时候没有这么严重的污染,早晨两个人出门的时候太阳红彤彤露出半张脸,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芬芳,晶莹的露珠顺着树叶滚下来掉进李希侃的领子里,捂着脖子问毕雯珺是不是下雨了。

毕雯珺个子从小到大都很高,相比之下李希侃就像是个营养不良的菜鸡,毕雯珺生怕风太大能把李希侃细细的胳膊腿给吹断了,到冬天的时候,就把李希侃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自己只套上羽绒服就拉着李希侃的手一起去上学。

半路上毕雯珺的手冻的通红,但还是拉着李希侃的手,李希侃亮晶晶的眼睛转了两圈,把另一只手的手套摘下来固执的戴在毕雯珺的手上,毕雯珺刚开始不要,李希侃就不和他拉手,背着书包自己一个人向前走,毕雯珺只好认命的套上有点小的手套,跑上去拉李希侃的手。

这一签,就签了十年。

李希侃初中的时候,毕雯珺升了高一,崭新的西装校服,李希侃的初中校服就显得幼稚了很多,毕雯珺系好领带转身去找李希侃,李希侃已经背着书包自己骑上了自行车。

李希侃的校服不拉拉链,大敞着露出里面的白色短袖,不知道什么时候软软糯糯的小团子摇身一变成了意气奋发的少年,个子还是比毕雯珺低一大截,但是长得确实比小时候那一副皱皱巴巴黑黑矮矮的样子出色了很多,书包单挂在肩上,是女生们喜欢的干净清澈的少年模样。

毕雯珺和李希侃再也没有拉过手。

但是李希侃一如既往的没有毕雯珺不行,下学回家一定要等到高中下学和毕雯珺一起走,路上还要嘻嘻哈哈的敲诈毕雯珺给他买西瓜沙冰吃。

毕雯珺长相优越,学习成绩一骑绝尘,又高又帅学习又好简直是标配般的偶像剧男主,在初中就情书收到手软,到高中又被围追堵截,李希侃曾经被几个女生堵住叽叽喳喳的问李希侃关于毕雯珺的种种,李希侃不耐烦的把书包往肩上一甩:“不好意思,他是我的。”

这句话迅速在校园里疯传,朱正廷举着水杯采访毕雯珺有男饭是什么感受的时候,毕雯珺正在低头刷题,头也没抬的回答:“他没说错,我是他的。”

李希侃的姐姐在饭桌上听到这段故事之后,一口豆浆咳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脸都红了,李希侃拿纸给她擦嘴,然后嘲笑她连饭都吃不好,李希侃的姐姐用手敲李希侃的脑袋:“弟弟,你和毕雯珺什么关系。”

“兄弟啊,不然还能是姐妹吗?”李希侃的姐姐擦了擦嘴,松了一口气,她差点就以为她弟弟刚初一就弯了,但事实证明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准。

李希侃一如既往的站在毕雯珺教室门口等他,结果人没等出来就见到毕雯珺和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生有说有笑的走过来,李希侃犹豫了两秒钟转身走人,然后看到站在校门口四处张望的班花走了过去。

“嗨,李希侃,我是来给你送生日礼物的。”班花换了一身白裙子,披肩长发被风吹的微微摇曳,李希侃鬼使神差的接过了那个粉色的袋子说我送你回家。

穿着校服的少年和他后座穿着白裙子的女孩确实很配,起码在毕雯珺看起来是赏心悦目的,手里提着要送给李希侃的生日礼物自己先回了家。

李希侃的初恋是在初二,他生日那天的傍晚,精心打扮过的女孩站在河边跟他表白,白皙的脸蛋因为害羞染上一片绯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牵引,李希侃说了好。

河面波光粼粼,李希侃和毕雯珺小时候经常和毕爷爷这里钓鱼,李希侃就跟着毕雯珺在浅浅的河滩上抓蝌蚪,他还记得毕雯珺沉溺在黄昏时的背影,天边的火烧云像软绵绵的草莓棉花糖,让李希侃记了这么多年。

李希侃回家之后久违的发现两家人又聚到了一起,毕雯珺和毕裕树一大一小坐在一起直勾勾的盯着蛋糕,李希侃的姐姐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时不时和毕雯珺搭几句话。

“你怎么这么晚。”毕雯珺第一个发现的李希侃。

“...有点事。”李希侃进屋去换衣服,刚把书包扔到床上,毕雯珺就开门进来了,180的大个子堵住了李希侃的去路,把他圈在自己的臂弯和书桌之间:“谈恋爱了?”

“没...”

“嗯?”

“谈了,就今天你过来的时候门口那个。”

“注意分寸。”毕雯珺松开了李希侃,然后转身就走,李希侃靠在书桌上脑子懵懵的,毕雯珺温柔的呼吸拂过他的耳边,深邃明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毕雯珺的长相的确没话说,自小到大都是讨人喜欢的长相。

李希侃换了衣服下楼已经准备开饭了,两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围成一桌,李希侃像往常一样坐在毕雯珺的身边,但是这次毕雯珺没有给他夹菜,也没有跟他说话,从开始吃饭到现在,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过,李希侃心里有点怵,小心翼翼的给毕雯珺添了饮料,毕雯珺剥了一颗虾放进李希侃碗里。

吃过饭毕裕树提着两个袋子小跑过来把袋子塞进李希侃手里,嘴里甜甜说:“哥哥生日快乐。”然后转身扑进毕雯珺怀里和他一起回家了,李希侃打开第一个袋子里面是海贼王的手办,小卡片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希侃哥哥,生日快乐。”

第二个袋子里是一只缝的歪歪扭扭的小狐狸布偶以及一本精装版的小王子,李希侃把布偶拿出来,噗嗤一声笑了。李希侃的姐姐提着礼物进来之后就看到李希侃抱着他的同类在床上打滚,手里的礼物盒砸到床上指着李希侃要他好好学习,李希侃打开盒子发现是他最近巨喜欢的一双运动鞋,跳起来就抱住了姐姐的腰。

“啊哟,你要把我勒死了。对了,你和雯珺吵架了?”

“啊,没有啊...”

“那可能是我的错觉。”

第二天一早李希侃等在毕雯珺家门口,运动服挎在手臂上,穿着新鞋蹲在毕雯珺家门口玩手机,毕雯珺本来想直接走人,但想了想还是走到了李希侃的面前。

“哥~我等你好久了。”

“嗯,有事?”

“没事就不能和你一起上学了?”

李希侃推着自行车和毕雯珺并肩走在朝阳中,毕雯珺依然比他高一个头,李希侃轻轻抬头看着毕雯珺沐浴在朝阳下的侧脸,挺拔的鼻梁,深邃的眼眸,好像一夜之间,他们就从可以手牵手一起去上学的关系变成了就连胳膊碰胳膊的距离都很少见的少年了。

初二的李希侃永远都不会知道高二的毕雯珺心里究竟藏着什么。

李希侃打架了。

因为班里有另一个男生喜欢隔壁班的班花很久了,知道李希侃和班花在一起之后阴阳怪气的散播谣言,李希侃爆发的导火索是那个男生站在讲台上大声嚷嚷:“李希侃和他高中部的哥哥才是一对吧,他是我的都可以讲出口,还装什么兄友弟恭呢,死同性恋。”

李希侃掀翻了桌子冲上去给他来了一拳,把那个男生打翻在地,然后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李希侃没吃亏,也没讨到好处,眉骨被狠狠地捶了一拳,颧骨上也有淤青,不过被他打的人更惨,鼻血直流场面一度失控。

李希侃的班主任把毕雯珺叫到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李希侃头发乱糟糟的,清秀的脸上都是淤青,指节还在流血,嘴角也挂着血痕,攥着拳头站在原地,看着对面鼻子里塞着两团纸眼泪巴巴的男生和他歇斯底里的母亲像是在看滑稽的跳梁小丑。

毕雯珺差点失控,从小到大,他都把李希侃保护的很好,摔倒了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也要心疼半天,更不用说挨打这种事情了,刚上初一的李希侃进入了青春期,父母偶尔回家也是唇枪舌战多于温情时刻,李希侃那张嘴叨叨叨把李妈妈逼急了就要动手,高一的毕雯珺护住李希侃让李妈妈冷静,然后转头扯着李希侃的胳膊让他去面壁反省,李希侃虽然嘴上不乐意,但还是乖乖站在墙壁前发呆。

“怎么了?”毕雯珺走上去,把李希侃拦进怀里想看他的伤势,李希侃像是触电一般挣脱开了毕雯珺的怀抱声音颤抖着说没事。毕雯珺看着躲开他的李希侃心里一阵抽痛,没在不识趣的凑上去,站到李希侃身前看他脸上的伤痕。

“老师抱歉,我来晚了。”李希侃的姐姐踩着十几厘米的恨天高进了老师办公室,看着李希侃的脸心里火也呲呲冒,和对方家长据理力争了半天转身问李希侃为什么打架,李希侃摇头,眼泪本来就在看见毕雯珺的那一瞬间就蓄满了眼眶。

“你们俩就是死同性恋吧!李希侃你还早恋呢你怎么不说。”毕雯珺听到这话脸一下黑了三个度,李希侃感受到毕雯珺的怒火瞬间涨了三米多高,然后赶紧伸手拉住毕雯珺,被刘海遮住的眼睛不大,现在那双自小到大都装着毕雯珺的眼睛红彤彤的,毕雯珺没吱声,反手扣住李希侃的手,握的很紧李希侃挣脱不开。

事情解决完出校门已经八点多了,晚自习也不上了,毕雯珺拉着李希侃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李希侃的姐姐见这两人似乎也有话要说,就借口说有事情先走了,李希侃乖乖跟着毕雯珺走,毕雯珺轻声问李希侃要不要吃东西,李希侃摇头说要回家。

到家之后李希侃憋了几天的眼泪就像失控的水龙头一样爆发了,伸手箍住毕雯珺精瘦的腰把脸贴在毕雯珺的背上抽泣,毕雯珺想转身抱他也因为被抱的太紧了没办法转身。

“呜,他凭什么说你,说我可以,他凭什么说你。”这句话毕雯珺记了很久很久,久到李希侃都忘记了有这么一件事。

“哭够了?”毕雯珺把李希侃捞进自己怀里,箍着他的腰把他按着坐在沙发上拿纸巾给他擦眼泪,然后轻车熟路的找到医药箱给他脸上的伤口上药,带着碘伏的棉棒拂过眉骨上的小伤口的时候李希侃倒吸了一口气,毕雯珺紧皱着眉头给他消完毒然后贴上创可贴。

“身上还有哪里痛吗?”李希侃摇头,毕雯珺解开他的衬衣扣子给他脱衣服,李希侃想挣扎也没激起什么水花,后腰上一大片淤青像是砸进了毕雯珺心里。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冲动的。”

“不,你做的很好,但以后记得不要一个人生扛,我会帮你。”

李希侃再也没有提起过他的恋爱,还像往常一样绕着毕雯珺转,早上送早餐,中午等吃饭,周末跟着毕雯珺去图书馆,偶尔拉着毕雯珺的胳膊去看电影吃火锅,又一个周六,毕雯珺看着穿着破洞牛仔裤和白短袖的李希侃背着包站在他家门前等他的时候,没忍住就问了一嘴:“你周末不用陪女朋友吗?”

李希侃愣了愣,说:“分手了,我觉得我和她太草率了,还是和你一起混适合我,女孩子什么的太难搞了。”

其实毕雯珺才比较难搞。

过了暑假之后,李希侃和毕雯珺各自进入了学习生涯的第一个分水岭和第二个分水岭,原本就刻苦的毕雯珺更加认真,李希侃几乎三四天才能在他们教室逮到人然后拖去食堂吃饭,李希侃咬着筷子看着毕雯珺架着他那副土气的黑框眼镜看单词书,眼前的饭菜几乎没有动过。

“哥,你这样要是去了清华北大,我这辈子都追不上你了。”

“嗯?”

“我学习又不好,我不想离开你。”

毕雯珺把单词书扔在一边,开始好好吃饭,听着李希侃说他们班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学校里发生的八卦之类的,毕雯珺也放空了大脑只听李希侃说话。

“你好好学,我不会离开你的。”毕雯珺揉了揉李希侃的脑袋,然后回到了高中部的教学楼。

李希侃中考超常发挥,没有走后门直接升上了尖子班,毕雯珺高考完直接拿了三所常青藤的offer,问李希侃要不要去美国读书。

“哥,你真的太牛逼了。”李希侃中考完肆无忌惮,穿着无袖背心叼着半根冰棍就爬上了毕雯珺的背,两具火热的肉体之间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莫名其妙的让本来气温适宜的室内变得躁动了起来,毕雯珺把李希侃扒拉下来。

“你要是想去美国,那咱两一起去,你要是不想去,那我就在本市找一所985上。”

“去啊,America,I'm coming.”

李希侃跟毕雯珺到了美国,毕雯珺上大学李希侃上高中,美国的私立高中虽然价格昂贵,可是各项基本设施都比国内好很多,学业也轻松,李希侃脑子聪明,英语学得快,社交也灵敏,由于上的是一所国际学校,所以李希侃还见到了各国的人。

下学之后偶尔会见到毕雯珺在校门口接他,他就会臭屁的向同学们炫耀这是我哥哥,他是不是很帅,然后挎着书包扑进毕雯珺温暖的怀里。

两个人住在离李希侃和毕雯珺学校都不远的公寓里,设施齐全,两室一厅一厨一卫,除了早上洗漱的时候有点拥挤,其他的都没什么问题。假期的时候李希侃就和毕雯珺窝在沙发上,看美国大片,李希侃枕着毕雯珺的大腿,怀里抱着爆米花,自己吃一会腻了就塞给毕雯珺。

“saykan~”Alice是李希侃的同学,一个个子和李希侃一样高的俄罗斯女孩,性格开朗大方,长相美艳精致,李希侃和她不过点头之交,可能是李希侃觉得所有的欧美人都长得差不多的原因,所以和她没有过多接触。

她当然不会对和她一样大的幼稚男生感兴趣,她是来打听毕雯珺的,李希侃听着Alice兴奋的跟他谈论毕雯珺,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紧紧的握住了他的心,最后Alice要联系方式的时候,李希侃犹豫了一下给她了。

然后在校门口看见毕雯珺的时候也没有那么高兴了,越看毕雯珺那张好看的脸心里越生气,初三毕业之后李希侃猛窜个子,终于勉强长到181,上了男生标准身高,但毕雯珺187的冰山屹立在他面前,让他有种我还是170的菜鸡的错觉。

“你今天不开心?”毕雯珺在第6次被李希侃嫌弃的时候终于意识到了他的青春期弟弟好像又受了什么刺激。

“没有。”

“我想喝可乐。”

“不行,会长蛀牙。”

“你凭什么管我。”

“凭我现在是你监护人,是你哥。”

“毕雯珺!”

李希侃吼出毕雯珺全名的时候两个人都一愣,李希侃从没有喊过毕雯珺的全名,撒娇的时候喊雯珺哥哥,平时喊哥哥,开玩笑的时候喊老毕和雯雯。

“李希侃,你今天怎么了。”

“我没事,你别管我。”处于青春期的少年情绪极其敏感,李希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烦躁的把笔啪的扔下就出来和毕雯珺吵架。

李希侃被毕雯珺压在沙发上揍屁股的时候,悔不当初,在内心质问自己为什么要挑战天蝎男的绝对权威,毕雯珺手劲很大,隔着内裤啪啪打在屁股上疼的李希侃差点叫出声,毕雯珺也不说话,李希侃16岁了竟然还被打了屁股,疼痛和羞耻的双重压力让李希侃又掉了眼泪。

李希侃从懂事起就哭了两次都是因为毕雯珺。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

“我能不能管你?”

“你这辈子都得管我。”

“叫我什么?”

“对不起,哥。”

“想喝可乐就准喝一罐,冰箱里自己拿。”

李希侃第一次见到毕雯珺失控,是在他高三的一个晚上,毕雯珺去参加一个很要好的朋友的生日聚会,那天毕雯珺回来已经很晚了,身上都是烟酒的味道,喝的醉醺醺的毕雯珺被交到李希侃怀里,李希侃搂着毕雯珺向他的朋友道谢,然后费尽周折把毕雯珺拖到了他的床上,拿湿毛巾给他擦了擦脸,然后去泡了蜂蜜水端到房间里头。

毕雯珺喝的满脸通红,眼睛里都是水雾,让李希侃不知道该怎么让这个酒鬼听话,哄了没两句,李希侃就被箍进毕雯珺怀里,压在他身下,尽管两个人经常同床共枕,可是被压在身下还是没有过。

“哥....”李希侃没说出口的话都被堵进了肚子里,毕雯珺带着辛辣的酒精味闯入了李希侃的口腔,李希侃被吻的睁大了眼睛,舌头被毕雯珺纠缠着,放在他腰上的手也开始作乱,李希侃只能任着毕雯珺索取,狠不下心去咬他,箍着他腰的胳膊勒的李希侃肋骨生疼,就在事情要向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的时候毕雯珺松开了李希侃逃一般的进了浴室。

“小侃,我好像生病了。”

“一种没有你就会死的病。”

每个人都觉得是李希侃离不开毕雯珺,其实不是的,毕雯珺离不开李希侃,不然他不会在高考时看着数学题分了神导致丢了一个英国剑桥的offer,不然他不会轻描淡写的问李希侃要不要出国从而把他努力了这么久的东西轻飘飘的提出放弃。

李希侃和毕雯珺开始了冷战,换句话说,是毕雯珺每天都躲着李希侃,明明同住一个屋檐下,李希侃却只能看见毕雯珺留给他的便利贴,毕雯珺开始早出晚归,假期在学校肝论文,几乎不和李希侃见面。

热脸贴冷屁股几次之后李希侃也生气了,你他妈亲了老子,然后开始躲老子,我招你惹你了。

毕雯珺凌晨十二点多溜进家门时,以为李希侃已经睡觉了,结果就轻手轻脚的进了客厅,开了夜灯就看见了蜷成小小一团,盖着薄薄的空调被窝进沙发里睡觉。

两个月没有好好看过那张脸了,毕雯珺本来想抱着李希侃回房间,结果半路上醒来的李希侃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然后挣扎着要自己走。

“哥。我还有一个月成年。”

“嗯,你也长大了。”

“为什么喜欢我是病。”

“因为,因为我是你哥哥。”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啊。”

“可是你一直把我当哥哥啊。”

“那我以后不把你当哥哥了。”

“希侃。”

“毕雯珺,你个大傻子,我也爱你。”

“我全世界最爱你啊,哥哥。”

“你可别后悔啊,李希侃。”

“嗯,不后悔,你不能和别人好,不然我会死的。”

“我带大的小狐狸,怎么能便宜了别的猎人。”

如果把李希侃对于喜欢的记忆回放一遍的话,你会发现这18年的记忆几乎有多一半都是关于毕雯珺,如果你把毕雯珺关于李希侃的记忆回放一遍的话,你就会明白这个外表冷漠的男人把所有的深情都献给了比他小三岁的弟弟。

李希侃和毕雯珺,认识18年,相爱3年,以后,在一起的日子是无期。



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换句话说,我喜欢你所有的样子。

——end——

全文7035 食用愉快

评论(26)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