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邮递员.

随时跑路

【毕侃】同行

*小说家×医生

*先婚后爱

*同性婚姻合法设定

速打甜饼













下了飞机已经是凌晨四点,由于大雨飞机延误了四个小时,李希侃顶着一头乱毛下了飞机,由于没有睡醒所以浑身上下都环绕着低气压,原本整齐干净的衣服也变得皱皱巴巴的,让李希侃越发烦躁。

出了机场就看到那辆在熟悉不过的奥迪A6停在路边,拉着行李噔噔噔跑过去敲驾驶座的车窗。

“怎么这么晚。”

“延误了。”

“?”

“先开后备箱。”

毕雯珺准备下车帮李希侃抬行李,结果李希侃三步并两步把行李扔进后备箱然后拉开后座的门坐了进去,毕雯珺只好发动了引擎。

“你先睡一会吧。”


李希侃整个人瘫在车子后座,全然不顾躺在后座是违反交通规则的,毕雯珺提醒了他几句发现那人早就已经会周公去了,只好减速慢行为了不让后座那位滚进底座。


作为报社的公仆,李希侃结束被奴役的出稿日之后一个人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全然不顾他的合法恋人的反对,结果在旅行地又迷路又生病,搞得自己灰头土脸的乖乖回来了,最后还碰上了这该死的延误。


李希侃在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他的床上了,想都不用想他是怎么来这儿的,毕竟毕雯珺187也不是长着玩玩的,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的,李希侃睡到天昏地暗还是没能熬过咕咕作响的肚子,光脚揉着头发出了房间门。

开放式厨房宽大敞亮,除了李希侃的卧室,整个房子都是清一色的黑白灰,处处凸显出房子主人的一板一眼,到处都是干净无尘的,地板闪闪发光,大理石桌面上清楚地映照出李希侃的脸,李希侃揉着眼睛走向厨房。

“怎么不穿鞋。”毕雯珺和往常一样,衬衫扣子系到最上面一颗,袖子规规矩矩的挽到小臂上方,李希侃的衣服被换过了,大背心大裤衩,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干的。

“你给我换的衣服?”

“嗯。”

“谁让你碰我的!”

“你有的我都有。”

李希侃自诩巧舌如簧,也敌不过毕雯珺的冷漠板脸,他只好气鼓鼓的去拉冰箱准备找吃的东西 ,毕雯珺捉住他的手腕把他拉进厨房,李希侃看着小锅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咖喱牛肉,眼睛都直了。

“去洗手准备吃饭。”

“我要喝可乐。”

“不行。”

“我要喝嘛。”

“不行。”

“毕雯珺!”

“去穿鞋洗手准备吃饭,吃完了可以喝。”



李希侃满意的跑出了厨房,毕雯珺一边盛菜一边摇头,心里越想越不对劲,他这怎么像是在带孩子呢,哪里是结婚过日子呢。

李希侃和毕雯珺是家族联谊,可以这么说吧,虽然他俩一个是自由散漫的小说家,另一个是严谨正直的医生,都不掺和家里企业的那些事情,也恰好由于这个,他俩结婚也是最合适不过的事情。

李希侃曾经想过要捍卫自己的婚姻自由,但是被他妈以回公司工作为由而威胁到同意了,毕雯珺那边倒是无所谓,和李希侃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在他们医院楼下的星巴克,李希侃穿着宽大的卫衣和不着边际的破洞牛仔裤,一头挑染的灰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毕雯珺则是一丝不苟的黑色衬衫和米色西装裤,黑发被发胶固定在头顶,两个人活生生演绎了什么叫两个次元。

“你好,毕雯珺?”

“嗯。”

“我是李希侃。”



李希侃依稀记得他和毕雯珺结婚之前好像只说过这么几句话,毕雯珺话少的可怜,就连咖啡都喝不加糖不加奶的黑咖啡,李希侃则是恨不得撒进去三包白砂糖。

这诡异的画风持续到了他们结婚的那天,李希侃很难得的套上了不知道那年那月的正装,毕雯珺请了半个小时假去接李希侃领证,然后揣着红本本继续当人民公仆,李希侃捏着口袋里的红本本恍然若失,自己竟然在半个小时内成了名草有主的已婚人士。

毕雯珺坐在自己的办公翻来覆去看着结婚证上的照片,李希侃笑的很僵硬,他连假笑都没有,很明显他们并不是一对幸福的夫夫,随手把结婚证塞进哪个柜子,毕雯珺开始翻看最近接手的病例。


李希侃看着屏幕上“您也成功添加对方为好友”的字样发呆,他和他的合法丈夫竟然连微信记录都没有,他正在纠结要不要发什么东西过去的时候,毕雯珺的消息叮的跳出来,李希侃一惊,手机啪嗒一声掉进了昨天吃剩的披萨盒里,李希侃只能看到脏兮兮的屏幕上的“婚礼日期你想好了吗”





时间飞逝,距离李希侃糊里糊涂的和毕雯珺携手走进婚礼殿堂已经过去小一年了,他和毕雯珺交换戒指的时候那人都是面无表情的,新婚之夜自然也是一人一边床,一人半条被子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




李希侃的生活自由散漫,网络小说家这个职业就只是需要一台性能优越能lol还能荒野求生的笔记本电脑以及一个充满智慧和想象力的大脑而已。而毕雯珺就不一样了,一台手术两三个小时,五六个小时是常事,一周一个大夜班回家来还得看着被李希侃搞的乱七八糟的房间叹气,好脾气的东北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让李希侃收拾房间,自己草草收拾一下房间洗个澡倒头就睡。



时间久了李希侃也心怀愧疚的不在搞乱房间了,只能待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胡作非为,毕雯珺也就随他去了。




李希侃和毕雯珺也终于从0交流,到平时在饭桌上能聊聊天的关系了,虽然一般是李希侃说,毕雯珺听,但是到这个地步李希侃已经谢天谢地了。

“今天晚上你想吃啥。”

“牛肉!”

“牛排行不行,一会我去超市。”

“我也要去!”



李希侃成功get到了和他老公,呸,媳妇一起逛超市的机会。


毕雯珺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李希侃还坐在沙发上大杀四方,一抬头就被毕雯珺抓住了眼球,手机屏幕上的小人无力挣扎了几下就变成了灰色。

毕雯珺是好看的,这点李希侃从未否认过,他的长相是万里挑一的,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又深邃,搭配上眼角的泪痣,是李希侃的类型,身高187,职业稳定,有房有车,除了不爱说话和洁癖外没有任何缺点,简直是标准男友。

但是见惯了毕雯珺一板一眼的样子,他套着有印花的白t和牛仔裤出来的时候让李希侃第一次有了初恋的感觉。

“这是?”

“怎么了,很丑吗?”

“没有,我以为你的衣柜里只有衬衫和西装裤。”

“我是什么活在上个世纪的人嘛?”

“没有没有,走吧大医生。”


李希侃和毕雯珺第一次并肩走在大街上,李希侃觉得今天偷笑着咬耳朵的女生比以往多很多,毕雯珺却像什么都看不见一样,双手插兜向前走,李希侃专心低头看手机,毕雯珺不得不拉着他的袖子以防他撞到什么。

进了超市李希侃就不受控了,拽着毕雯珺袖子吵着要吃火锅。

“你这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啊?”

“我要吃嘛~”

“不行,火锅对身体不好。”

“那我们自己做嘛。”

“还不是我做?”

“雯珺~”

“...”在心里数了三二一之后,毕雯珺妥协了,拽着李希侃往蔬菜区走,避免他又拿一大堆垃圾食品让自己心烦。


“麻辣的好不好?”

“不,清汤。”

“???火锅吃什么清汤?”

“那就番茄。”

“不,麻辣。”

“番茄。”

“鸳鸯锅总可以了吧!”

“...你少吃点辣的。”

“偶尔嘛。”李希侃绝口不提自己窝在房间里吃卫龙的那些日夜,吃过之后还必须开窗怕被毕雯珺发现,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好可怜哦。



“可乐!”

“不行。”

“为什么!!”

“碳酸对牙齿不好,而且,可乐杀精。”

“??????”

“豆奶吧。”

“...好吧。”







红油和清汤咕嘟咕嘟冒着泡,李希侃被热气笼罩,毕雯珺把菜摆在桌子上又被李希侃指挥着去厨房调料碗,李希侃把电视调到周末嘻嘻哈哈的综艺,开始把肥牛卷丢进锅里涮。

“哇好烫,老毕救命。”毕雯珺认命的起身去给他取豆奶。


吃火锅大概是人类心与心之间交流最简单的方式了,毕雯珺平时和其他人出去聚餐也会吃火锅,但是沾着别人口水的筷子放进锅里搅和几下看的他就没有了食欲。但李希侃手忙脚乱的把肉塞进嘴里然后烫的跳脚,喝一口冰豆奶开心的眯着眼睛的样子让他看着眼前翻滚的汤锅有了食欲。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几句话,李希侃偶尔get到综艺里的笑点会拍着桌子大笑,毕雯珺生怕他把这脆弱的木头桌子拍散架。


“哇好饱~”李希侃吃饱喝足之后从凳子上滚到了沙发上,拿起手机看到编辑的催稿连环call如梦初醒地想起来自己还有篇稿子没有写,握着手机心生一记,把正在收拾东西的毕雯珺扯住。

“老毕,你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

“你帮我给我编辑回个电话告诉他我现在病入膏肓不能起身。”

“你稿子又没写?”

“嘿嘿嘿,和你吃饭太开心我就忘了。”





“喂,你好。”

“我不是李希侃,我是他....老公。”

“嗯,他生病了没办法赶稿,让我告诉你一声,等他好了一定给你尽快发过去。”

“好,阿,我不是他雇来的,我们合法。”




李希侃蹦到毕雯珺怀里抢手机,原本小小的眼睛现在瞪得圆溜溜的。

“你干嘛告诉他你是我....那个啥。”

“因为我本来就是啊。”

“呸,不要脸。”

毕雯珺看着李希侃小脸通红的样子突然很想逗一下他,一个转身把那人禁锢在自己的胸膛和沙发之间,李希侃都能闻到他身上柠檬味沐浴露的香气。

“我们结婚了。”

“...又不是,自愿的。”

“那我现在对你干点什么都是合法的吧?”

“你滚啦!”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这样真的超级可爱。”

“滚啦,我是酷帅有型。”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那个啥在一顿火锅之后突然从高冷话少的帅气医生变成了粘人骚话连篇的抚顺大猫。




自从那晚之后,李希侃和毕雯珺的婚姻生活开始急剧升温,一方面是李希侃的性子实在对毕雯珺胃口,张牙舞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狐狸挥舞着锋利的小爪子但是却经不起大猫柔软的顺毛,另一方面是李希侃是个颜狗,如果他和毕雯珺不是奉命成婚,他应该会很喜欢毕雯珺的。





李希侃裹着小毯子等待着毕医生的投食,头顶的小啾啾随着主人打游戏时的激烈动作左摇右摆,李希侃太入迷了,门被敲了三下他才丢下手柄光着脚去开门,嘴里嘟囔着毕雯珺为什么不拿钥匙啊。

范丞丞扶着烂醉如泥的大高个站在门口凌乱了,毕雯珺家里怎么还有人,他搞什么金屋藏娇呢?

“你好,你是?”

“李希侃,他怎么喝成这样?”李希侃皱着眉头看着毕雯珺,那人满脸通红,倚靠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上,按道理来说,自制的毕雯珺别说喝醉了,大概连酒都不碰。

“呃,发生了点意外。”

“好吧,谢谢你送他回来。”李希侃接过毕雯珺道谢。然后拖着他往他的房间里走,个子很高但是人真的很瘦,骨头咯的李希侃肩膀都疼,回头一定要盯着这人多吃点。

“希侃。水。”毕雯珺喝多了但是还认得人,由于酒精而沙哑的声音让李希侃愣了一下,完了,颜控+声控似乎真的要沦陷在毕雯珺这个人身上了。

毕雯珺喝完水之后一把捞过准备离开的李希侃,把那人紧紧的抱进怀里用鼻尖去蹭他的发尖,李希侃愣了一下就听到毕雯珺的声音:“别推开我。”

算了,看在你好像受伤了的样子上就让你抱一会。


李希侃转身也搂住了毕雯珺的腰,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他胸膛上蹭来蹭去,毕雯珺用手箍住他的腰,把下巴放在李希侃肩膀上,闭上了眼睛。李希侃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等到李希侃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床铺空荡荡的,身上盖着空调被,太阳暖洋洋的撒在他身上,在毕雯珺的床上滚了两下,昨天颜色的事情历历在目,那些暖意和爱意在心里翻江倒海,心心念念的好像都是同一个人。


李希侃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喜欢上毕雯珺了。

毕雯珺表面上高冷又毒舌,内心温柔又傲娇,不让喝可乐但是冰箱里备着满满一层,不喜欢吃肉但是牛肉一次都没有少给李希侃过,衣服都是洗的干干净净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李希侃的衣柜里,一个大男人为了不让李希侃吃泡面开始在厨房里忙活,不知道是毕雯珺圣母病还是李希侃真的弱鸡到让人泛起了母性的光辉。


说白了,李希侃就是那种从小没有被父母宠溺过的孩子,他小时候父母工作繁忙,他只能一个人在家里看着空荡荡的大房子和陌生忙碌的佣人们的身影,所以他才会一遇上毕雯珺这种满怀善意的人,就小心翼翼的不知道该怎么迈出下一步。




李希侃下床准备回自己房间,犹豫了一下伸手把被子折起来然后工工整整的放好才推开门,结果发现那个宿醉的人正在做早饭,咖啡机散发着浓郁的香气,面包机发出一声清脆的“叮”,油锅里的鸡蛋金黄可口,拿着锅铲的人帅气逼人。

“醒了吗?”

“....嗯。”

“你今天蛮早的。”

“就,你不在了。”

“饿不饿,去洗漱吃饭。”

“老毕,谢啦。”

“睡傻了?谢啥啊?”

“就,所有。”

“傻,快去。”

“我要是能早点遇见你就好了。”

“现在也不晚。”




“今天我休息。我带你出去买几件衣服?你都快发霉了在家里。”毕雯珺涂好果酱之后把面包递给了李希侃,李希侃接过来之后塞进嘴里。

“好。”李希侃吃着面包点头。






李希侃和毕雯珺在商场里逛的时候拉着毕雯珺要去逛首饰柜台,毕雯珺不知道李希侃抽的哪门子疯但还是跟着进去了,两个人结婚戒指只在婚礼那天戴了戴,之后就丢到不知道哪一个角落里了,再加上哪个戒指过于华丽让李希侃觉得额外羞耻。

好死不死碰见了毕雯珺现在最不想碰见的人。



“雯珺?”皮肤白皙眼睛圆圆的小男生手机挽着一个个子和李希侃差不多高但是体格比李希侃健壮许多的男人,毕雯珺皱了皱眉头伸手扣住李希侃的腰。

“嗯。”

“真巧阿。”那小男生很明显也觉得尴尬,挽着男人的手也松开了,只是轻轻瞟了一眼毕雯珺搂住李希侃腰的手,在看了看李希侃。

李希侃也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乖乖让毕雯珺搂着还往他身上靠了靠。

“你这从哪雇来的小男孩啊,成年了没有啊,毕大少爷到现在还是喜欢玩这种小男孩啊?”那男生旁边的男人一说话就流里流气的,让李希侃格外不舒服。

“嗨,我是毕雯珺的...合法丈夫???反正我俩结婚都一年多了,你俩位谁啊,说话怎么像是吃了屎一样?”

“你他妈怎么说话呢?”

“我就说你呢,你怎么矮成这样还当1呢,你丢人不,赶紧带着你的绿茶男朋友躲开,挡我道了。”

“你他妈在逼逼一句试试?”

“这商场都是我们家的,你逼逼什么?”

“你放屁,老子爹还是马云呢。”

“我叫李希侃,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有事找我爸啊。”

这话一出,对面刚刚还咄咄逼人的男人立刻没话说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就被自己男朋友扯住了袖子。

“雯珺,你朋友说话也太难听了吧,咱俩怎么说也是老同学。”

“我媳妇说的挺对的。”








“谁是你媳妇?”毕雯珺和李希侃逛完街之后回家的路上,李希侃坐进副驾才抬头跟毕雯珺算账,他一个大男人被大庭广众之下叫了媳妇这种事情,太丢人了。

“你啊,结婚证都有呢。”


“你要不要点脸。”


“不过,你骂人挺厉害啊,我以为你只会骂不要脸和滚呢。”


“那是骂你的,不给别人用。”


“噗,傻。”


“你昨天喝成那样就为了那个绿茶???你值不值得,你自己胃什么样自己不清楚??”


“现在看起来,确实不值得。”


“傻。”



“那毕竟是我的初恋,我缅怀一下曾经不行?”



“那你搂你初恋去啊,抱我干嘛!”



“喜欢你咯。”



“你滚啊。谁信你的骚话。”



“希侃,谢谢你。”


“没事,举手之劳。”





毕雯珺把车停在地下车库,看着自己身边睡得迷迷糊糊的李希侃笑了笑,解开安全带侧过身就吻了上去,先用舌尖描摹李希侃好看的唇形然后伸手扣住李希侃的后脑勺撬开了他的牙关,李希侃呜呜挣扎了一下就张开嘴任那人索取,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李希侃的下巴流下来,车内的温度开始急剧上升,毕雯珺的手都已经伸进了李希侃的衣服里,李希侃连忙推他:“毕雯珺,车上,唔。别瞎咬。”

“车上不是挺刺激的吗?”

“屁,你滚开!”

“那我们回床上?”

“你是哪里来的绝世流氓。”

“你是我媳妇,天经地义。”

“你滚开,你是我媳妇还差不多。”

“我们试试?”

“滚!”



李希侃回家以后就被毕雯珺捉着腰按在墙上亲吻,唇齿交缠舌尖共舞,李希侃心里想着完了完了今天毕雯珺肯定要给他吃了。一会怎么开逃。

但这种爱人和被爱感觉,好像也不糟糕。

评论(62)

热度(1941)